一场西部式的梦境逃亡

run


我站在一个美式小镇的十字路口,空气很潮湿,分不清是清晨还是傍晚,也不知道我在这里站了多久。一位微胖的年轻女士在马路对面朝我笑着向招手,动作很小,刚刚好的引起我的注意。她穿了件卡其色的风衣,非常宽大,显然她不是这件风衣的原主人。

她随即从对面走了过来,还没走到我跟前就扬起手叫停了一辆经过的出租车,打开了后座的车门坐了进去,车门留着没关,靠门的座位也空了出来。我理所当然的上了车,关好车门。她从风衣侧面的口袋里掏出卷好的纸条递给了司机,司机看了纸条后没有说话,默默驾驶。

车速很快,总的说来非常平稳,一些迎面而来的车辆还留着车灯。公路两边都是高大的落叶树木,枝繁叶茂。计程车在林荫道中飞驰,蛋黄色的阳光透过树叶星星点点的闪耀在湿漉漉的泊油路上。公路的左侧是山体,右侧远远可以看见淡水湖泊。湖里有游泳和划船的人,就算在车内还是可以听见湖边的喧嚣。计程车司机慢慢悠悠的打开车内的收音机,传出我从没有听过的小调,旁边的女士开始有一茬没一茬的跟着哼,偶尔转过头来笑眯眯的看着我,我也看着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大概明白恐怕身处一个非常危险的境地,奇怪的是,心里某种坚实的安全感又踏踏实实。

我就这样在梦里缓缓睡着,然后在现实中沉沉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