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认为书名有“儿童”的书不值得给小孩看

先直接说结论,避免抬杠:

问:有没有包含“儿童”并值得给小孩看的书?
答:肯定有,毫无疑问。
问:那这种书多不多?
答:恐怕是不太多。

基督山复仇记

记得小学的时候,大概是4年级还是5年级,我从学校图书馆借了一本《基督山伯爵儿童版》,如果您读过这个小说原版《基督山复仇记》,肯定知道这是一部比较厚的小说,很多出版社甚至分为了上中下三册。但当年我借的这个版本,却薄得出奇,大胆估计也就300,400页。嗯,这种出乎意料的薄肯定有幺蛾子,果然,当这本书写到唐泰斯好不容易练级成功,从监狱出来后,发现:

都死了

哎呀,仇人都是死了,没错,真都死了。(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然后,复仇记也不用复仇了,唐泰斯直接和以前的未婚妻过上了幸福快乐的日子。哪怕我当时还在读小学,读完也完全懵了。

太蒙B了

书的结尾,这本儿童版的作者还自卖自夸起来,大意是说对不适合儿童看的内容进行了改编,对故事进行了简化。但问题是:

  1. 这种名著是可以随便改的?
  2. 什么是适合儿童看的?

知识焦虑是这个时代的焦虑,现在家长更是帮小孩一块焦虑了。有焦虑就有市场,自然有一大堆针对这种焦虑的产品,比如针对儿童的编程书,历史书,科学书。但问题是作为客体的编程知识,历史知识,自然知识等并不会因为对象主体是儿童就会有什么变化,好比不管读者是大人还是小孩,名著小说就应该本来的样子,如果名著中真包含儿童不益阅读的内容,那只能说明其没有到可以阅读该内容的时候。

举个例子,如果有某种食物,儿童食用会中毒,但这种食物也含有对儿童有益的物质。如果除去该食物的毒性,是否值得给儿童吃?要回答这个问题,需要先搞清楚以下三点?

  1. 这种物质是否存在于其他无毒的替代食物?
  2. 是否能确定毒性可以完全清除?
  3. 毒性清除后会不会对有益物质造成损害?

大家各有答案,但我觉得这个知识爆炸时代,不存在寻找替代品的烦恼。要说烦恼,恐怕是选择太多,精力有限。

水下八关传说

但异见者可能会认为,知识还是那个知识,只是给儿童看的更容易理解,利于兴趣引导,比如插图多,字少的形式。但是,我认为问题恰恰就是在 “容易理解”,“容易理解” 应该是作为思维过程的输出结果而不是输入。也就是说,“容易理解” 应该是通过儿童自己去内化达到的结果。小时候玩任天堂的8位机,很多游戏都是日文,基本看不懂,通关方法全靠自己琢磨或者与伙伴讨论,但这种不易理解也并没有对玩游戏构成较大的障碍,反而某种程度上加强了游戏乐趣。

你还会认为“燃素”是知识干货码?

不想看字,所以看图;不想看图,直接看视频;连视频都懒得看了,干脆去5分钟听完一本书。知识焦虑的时代,最容易落入没有耐心的陷阱。如果把评估时间拉长,我认为理解力的训练比 “学到干货” 更重要,而且重要得多。如果你读过科学史,你会明白我们当前这些所谓的“干货”可能有多么不靠谱。

“容易理解”的另一个缺点往往是内容的展开并不深入,只是把客体中容易理解的部分呈现出来。先不说这样是不是真的便于理解,但要说引导小孩兴趣,恐怕没有比悬念与未知更引人入胜的了(看看外星人/恐龙之类的书卖得有多好,这些知识连专门研究工作者都没太弄明白)。不易理解很多时候并不是培养兴趣障碍,障碍往往是过程中得不到正确的反馈。如果你玩游戏,通常不会因为你打不过某个区域的敌人,就降低对游戏的评价,低评价的原因却很可能是你玩游戏的过程汇总没有得到预期的结果,比如操作提升或者能力提升。

有个朋友,挺憨厚一哥们。小学开始就直接看专业的中国历史教材,非常厚的一本书,走哪都带在,反复看。之后历史成绩一直非常惊人。当然,这是个例,仅供参考。

总之,给小孩挑书我觉得有如下策略:

  1. 除非小孩特别小(5岁前),不选完全针对小孩的出版物。
  2. 小孩不能完全看懂的书,大人一起看,一起讨论。
  3. 直接上专业的书籍。(比如学编程就直接看专业的编程书)
  4. 如果目前年龄还没有达到,放弃不看,达到适合的年龄再说。

我可能说得有不对的地方,但不管你多大岁数,这个世界和人类的精华并不会不同。


如果您有好的建议,欢迎来信与我交流
邮箱
也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苔原带”
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