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旋的阶梯 2019.02

1. 承认是自己不够好和证明自己足够好,都挺难的。关键难点在于“自己”模糊的边界和混淆的定义。

2. 我的Best Games,应该是塞尔达荒野之息和魂系列(黑暗之魂1&3,血源)。前者对于“游戏”的理解力令人叹服,就算大家已经把它吹上天,给予这个作品的赞美可能依然远远不足。而后者,通关后会让人觉得其他所有游戏都索然无味(包括塞尔达荒野之息),不断带来新的反思,甚至是改变人格。这让我怀疑魂系列是否真的超越了游戏的范围。

3. “一觉醒来,发现回到大学/高中/初中/小学课堂上”,很多人都有过这种愿望。“回到幼儿园”的版本我倒没见过,说明挫败大多从小学开始的。在《基督最后的诱惑》的电影中,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后痛苦不堪,受到伪装成天使的撒旦欺骗,走下十字架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多年后垂垂老矣,发现了真相,恳请上帝让他重新回到被钉在十字架的时刻。整部电影在耶稣回到十字架后癫狂的笑声中戛然而止,令人动容。你看,做到 do what’s right, not what’s easy, 即使是神,也不容易。“Time is a flat circle”, 回到哪个过去可能不重要,do more right things in this loop.

4. “仪式感很重要”这句话我是很难理解,仪式最初的作用是为了更好的跟神建立连接。当“仪式”既是是目的又是手段时,通向何处的答案非常简单,就是哪都去不了。举例,我见过最糟糕的仪式是现代中国式婚宴。

5. 我们可能的确处在一个很怪异的时期,个体对自身的独特性深信不疑,整体结构又疯狂强调可量化的效率。

6. “廉价” 并不对应 “Cheap”.

7. 我觉得自己在异性审美上不太肤浅,证据是我不喜欢甚至讨厌杨幂,但是别人通过Deepfake 把杨幂的脸换到朱茵饰演的黄蓉后,立马就有了心动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