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旋的阶梯 2019.05

Table of Content
  1. 需要食客自己扫描二维码才能点餐的馆子,都缺乏基本的礼貌。对应方法只有 “ 啊?没有纸质菜单?!!! 那不吃了”。
  2. 刚工作那阵,看过一本书叫《走出软件作坊》。现在觉得,如何保持作坊化才是大问题。我甚至觉得,只有大全栈才能称作程序员,高度分工化的IT业现状是对资本的妥协。
  3. 最近去咖啡馆写代码,听到周围有人用四川话/重庆话讨论互联网产品,只有带起耳机,然后用Noizio播放 “咖啡馆” 白噪声。在 咖啡馆 听 “咖啡馆” 白噪声,等于用数字内容替换现实场景内容,比AR更猛,我把其叫做 RR :Replace Reality。
  4. 多人聊天中,如果某某说起一个既不在场,并只被部分在场成员所认识的人,很可能是由于不安全感导致的试图抱团行为(为了给大家介绍资源另说,那是雷锋)。这种情况多发生在新老朋友聚一堆的时候,不需要特别应对,心里把某某贴个“可能不行”的标签就完事了。
  5. 开始用双拼,学习难度极低,学习动机是完全不相信任何大厂的输入法。但对于川渝地区的朋友,双拼不太友好或者太不友好了,卷舌平舌傻傻分不清楚。使用了半个月,打字速度还远远比不上全拼。不过,挺喜欢这种“笨拙”的感觉,仿佛回到了小学开始学习打字的时候。
  6. 美剧《权力的游戏》的烂尾,很直接的说明了过程对于作品的重要性,特别是在艺术创作领域。
  7. 肥肠最近被一个燃面店老板的帅气背影迷住后,就老想开个小馆子。但是她自己完全不会做饭,我觉得这就和产品经理去创业发现“就差程序员”一样,肥肠的问题是“就差厨师了”。我给她说了我的想法后,她说 :“我心里你就是个厨师。” 搞得我都不知道她对我到底是认可还是不认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