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July 2020

禅宗花园:枡野俊明的禅意设计

我觉得设计主题有两个方向,即如何捕捉作为题材的“事”或“物”,以及如何理解题材的“关系”。如果把前者称为“物为先”,那么后者就是“关系为先”。日本文化就在于所有事物都以“关系为先。很多西方文化可以看作“物为先 。

事物之间的连接大于事物本身,没有被连接的事物只具有物理意义。

如果不了解场地,就无法设计园林。

拓展开来就是如果不了解场景,就无法设计机制。不知道身在何处如何通达远方。

修炼是个不断重复和完善的过程,这能使人更好地理解自我并最终开悟。把园林和修行区分开的人,并没有入道。

修行是刻意的重复练习和不断的反馈迭代。把生活和修行区分开的人,并没有入道。

“日本美学学者久松真一总结了禅宗艺术的七个独到之处:不均齐、简素、枯高、自然、幽玄、脱俗和静寂”

特质源于设计过程,或者修行本身。这七个独到之处都是「特质」

日本园林展现了与日本风景的地域特色紧密相连的设计逻辑,换句话说,是同人们想象中这个国家的精髓相联系。这个精髓==将基本不变的元素与瞬时性和暂时性结合在一起==。

回旋的阶梯 #202006

一:最近玩了一阵《勇者斗恶龙:建造者2》,突然想到:人类社会所生产的大多数东西,说到底目标对象都是正常人。但是「正常人」又不存在,只是群体的「平均态」。也就是周遭大多数东西(object)其实是为一个最特殊的虚拟概念而存在的,呆久了会觉得无所适从在所难免。还好可以自己做东西给自己,大概就是需要定期服用的解药。

二:喜欢和那些能帮我找出思维盲区,或者让我发现新视角的人交谈。很长一段时间让我感觉困惑的是:为什么很多人在相同的情景下会觉得受到了冒犯。后来发现对方把「想法/观点/视角」当作了自己的一部分,所以维护「想法」就是维护了自身。虽然很难时刻都做到,但是我尽量不把任何东西当作我本身的一部分,希望常常都能有旧的「自我」被杀死,被献祭,然后对他说句 “Nice try~”。

三:对我而言最重要的两个道理是:
1. 不要欺骗自己。
2. 我会死。

四:和朋友聊天说到人生目标,仔细想了想,说起来很简单:在有限的生命周期(字面上)中,通过刻意迭代思维框架和肉体框架,更好的理解这个世界。大概只有不断的加深理解,才能逐渐以接近「正确」的方式和世界互动,帮助周围需要帮助的人。当然,如果能顺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