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February 2021

迷梦 #1

(i)世界和另外的一个维度发生了碰撞,不定期的会进入维度重叠(世界为灰暗色调,周期无法预测),重叠时期会有漫天的乌鸦怪出来猎杀人类。现代文明基本崩溃,只有少数区域不受维度重叠的影响。我和另外几个人逃命到了一个安全的聚集区,但是聚集区的老大以人太多为由不肯收留。没办法,我只有说吃一顿饭就走,问聚集区的其他人交换了点食材,生火做饭。老大看了看我做菜的手法,说唉,我们差个厨子,你留下吧。

(ii)在梦里饿醒,听到有人说带了鹿肉和鸭肉的混烤。赶紧问他放哪里,好不容易找到正准备吃,真的醒来了。

(iii)走在路上被一个很瘦的中年男人抢了钱,我用火影跑追上他,跟他说:“哥们,你是跑不过我的。” 一个女人突然从旁边出现,把相同数量的钱递给我,说: “这钱算我的, 你让他成功一次吧。” 我觉得被莫名奇妙秀了一把恩爱,闷闷不乐的转身跑进旁边的岔路。

(iv)一个老头给了些很特别的荷叶,上面布满了水蛭。洗干净过后拿回家炖肉,味道香甜,大家都很开心。醒来一想,不对劲,那个荷叶恐怕是某种奇怪的生物,所以里面才有这么多水蛭。

(v)梦见走在一大群白人青年中间,我问其中一个去哪里,他说得了coronavirus,现在大家正在去医院。我心里一惊,发现自己没戴口罩。想着很可能会死,闷闷不乐的掏出手机给熟识的朋友发个红包告别。

(vi)黄昏,小镇的街道上空无一人。天色越来越暗,我想找个落脚的地方,但沿路都没有旅店的招牌。零星的昏暗灯光从路边紧闭大门的房屋窗户传出,小镇安静得几乎没有声响,只有能听见我自己越来越快的脚步。太好了,道路远处好像有移动的身影,过去问问看哪里可过夜吧,等等,人的姿态会是这样吗……

为什么我不在意「双向链接」笔记

我不需要「双向链接」笔记,我只需要:

  1. 并行 (注意不是并发) 的阅读多本书。
  2. 反复的阅读同一本书。

前者可以在不同的内容框架中建立知识连接。后者可以连接对比自己现在和以前的思维体系。

1,2 混合的情况下,知识连接的维度可以把笔记应用中的「双向链接」秒得妈都不认。

啊,其实这是我的大绝招,一说出来就会感觉自己像个脱光衣服跳舞的小丑。不过说出来也没关系,前者需要很好的直觉和经验,才能选出有意义的阅读集合。后者没有办法产生消费知识的快感,所以也没几个人愿意做。

如果你真的愿意试试,全当我送你的礼物好了。…

苔原通信 20210217

🍖 主食

(短评只是我看完原文想说的话,完全不能替代原文阅读,如果时间允许,请尽量阅读原文)

故事虽然不对,但是有用

原文链接 👉👉👉
短评: 故事是人类理解或误解世界的主要工具,讲故事的是赋予意义的仪式。相信某个故事的人越多,该故事的力量就越强,甚至可以干涉未来的走向。被相信的故事化作信仰,被否定的故事沦为虚幻,被质疑的故事变为假设。掉进兔子洞的爱丽丝也好,解释一切现实的弦理论也罢,故事作为理解现实的模型总有瑕疵,虽有效用,但难免缺失片面。作为听故事的人,搞清楚故事讲述者的动机至关重要,不妨多听一些以辨是非。作为讲故事的人,则需要用故事去对抗其它故事,好比身处吟游诗人的战场。

佛教与 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