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September 2021

迷梦 #3

迷梦」系列用于记录我纷杂混乱的梦境,请勿当真也不要轻易进入这些梦境

一、生活在寒带的一个小镇,我坚信小镇的水塘里生活着一条鲨鱼。但没有人相信我说的这件事,我往水里投入鲜肉的举动也徒劳无功,倒是给邻居们找足了乐子。秋天来临,水塘周围的树叶都换上的腻人的颜色,我来到水塘边脱光了衣服,然后抹了满身的鱼子酱跳入池塘。不远处,缓缓出现的鱼鳍划破了满是落叶的水面,激起浪花快速向我靠近,我从睡梦中笑得醒了过来。

二、自己从事的工作不能告诉其他人,那就是尽可能的让该行星上的居民相信还身处已经化为微尘的地球。算起来,这颗行星还只有不到一年的历史。我是没办法推测如果大家知道生活在一颗高仿的行星上后会有什么后果,但最后一个见过的人类告诉我,一定要确保这种事永远都不要发生。

三、(人物):金夹克雷德:金夹克雷德身材矮壮,那张标准的东南亚面孔充分说明了他不是这里的原住民。在平日里,雷德穿着皮靴和一条洗得褪色的牛仔裤,而上身自然是他那件标志性的金色夹克,领口竖立,几乎完全挡住他粗短的脖子。雷德还喜欢在自己的右脸上拍上金色的粉末来强调自己的富有,但没几个人真的相信那是真正的黄金。 …

回旋的阶梯 #202109:所有的浪漫,都用力过猛。


当其他人对你说「做点有意义的事情 」的时候,要么是想凸显他自己和你的经济差距,不然就是想让你做对他有利益,而对你毫无意义的事。

「你起不来的早上,有人能起来」; 那么你睡不着的夜晚,也有人能睡着。

所有的浪漫,都用力过猛。

如何变得超级平庸:凡是别人能做到但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就视为「装屄」。凡是不能变为收入的爱好或技能就当做「没用」。

“你又不成功,你说的这些东西要怎么证明?” “嗯,不成功,所以犯不着撒谎,再说可以用成功来证明的东西也屈指可数。我只是如实感受,并实践分享。”

「知错就改」变得相当困难。不管你抱有或者践行什么理念,总可以找到一大堆依据来加固你的「 正确性 …

随机暗流与个体复演

小时候我常听到长辈们谈论学习历史的重要性,那就是历史会重演。但在成长中观察发现,历史对于他们更像是谈资,在闲聊中通过「我知道你不知道的」或者「你知道的是错的」来建立自身优越感。

而他们所谓的重演,无非是一些表征上相似的事件。历史吸引他们的,往往也只是讲述者口中那些不知有无的密腥。

世界复杂又混沌,发生的事情是大量随机因素下产生的特定显现。概率上来说,历史几乎不存在重演。即便是表征相似的历史事件,在个体的生命中也很难有机会重复体验。

我理解的历史更像某种意义上的动力学:让自己可以猜测「我在时间线中身处何处」,以及想象「随机暗流」可能会把世界带往何方。但也仅仅限于猜测和想象,与断言和预测毫不相关。

和世界史类似,那些关于勇气、热情、欣喜、美好和坚持的个人史,就像个体与世界摩擦产生的花火,只在当事人的海马体留下残影。别说重演,多年后,甚至在记忆里也难寻踪迹。

真正在个体生命中重复上演的,大概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