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年我都买了些什么(2019年底-2020年底)

过去一年非常像是一场「自我实验」,除了和行李一起带来的物品,所需的东西都只能重新购买。但又不能想买什么就买什么,因为大件物品基本无法带回,所以被迫过上了的 “Minimalist Living”。如何通过尽量少的商品过上「还算体面」的生活? 以下是我的实验结果。

购买的物品


瑜珈垫

yoga mat

购于Sports Dirct的打折货, Lockdown 的日子里没办法跑步,基本靠它维持肉身的强度。…

给小满的信:关于健康

小满,

这是我给你写的第一封信。

也许你还没有发现,上幼儿园这件事不仅仅意味着不同的作息,更主要的是你的信息源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这之前,家人是你最主要的信息来源,比如大家对你疑问的答复,妈妈为你挑选的绘本。而进入幼儿园后,你来到了一个更加复杂信息环境,你所接触到的模因(meme)现在可以来自于同学和老师了。这些你接触的模因又反过来改变了家人信息源,你看,今天你妈妈今天就在老师的要求下做了第一份“家庭作业”,主题好像是关于健康。

不管怎么样,我还是想顺便把我对健康的观点讲给你听。首先,健康没有特定标准。“健康” 本身是一个定义模糊的词语,一般来说,这种没有准确定义的词语也是被滥用得最厉害的。你现在已经知道了每天吃太多的糖果不好,将来你喜欢的女孩子也可能视糖分为健康的大敌。但是你知道吗,在数百万年的演化中,那些喜欢摄入糖分或者高卡路里食物的祖先更好的幸存了下来,也留下了更多后代。嗯,他们的后代中的就有我们。现代文明使得大家可以很便利的获取高卡路里食物,而我们不受控的猴子脑 (Monkey Mind) 还停留在几百万年前,依然在竭尽所能的渴望那些“高效能量包”。这在资源匮乏的时候当然不是一个问题,但到了现在,就变成了健康问题的诱因。你要知道,几百万年以前的洞穴里,不存在为了健康而减脂的猿人; 而这个时代的肯尼亚,也还有很多和你差不多大的孩子在忍饥挨饿。

然后,怎么说,人喜欢的其实是“不健康”。虽然人人都把健康挂在嘴边,但是喜欢“健康”的人少之又少。通常和“健康“沾边的都是一些无趣的事物,而真正追求健康的人大多都在病床上。多数人只有在“健康问题”导致了严重后果后,才会把关注它。但是危机解除后,又会很快的忘记对健康的执着(你的大爷爷就是一个例子)。“当人们知道吸烟会导致患癌症几率上升而最有效的解决办法就是禁烟时,他们却希望能够发明一种不致癌的香烟。当人们知道内燃机会对大气造成污染而最好的办法就是不再使用这类引擎时,他们却希望能够发明不污染空气的引擎 …

禅宗花园:枡野俊明的禅意设计

我觉得设计主题有两个方向,即如何捕捉作为题材的“事”或“物”,以及如何理解题材的“关系”。如果把前者称为“物为先”,那么后者就是“关系为先”。日本文化就在于所有事物都以“关系为先。很多西方文化可以看作“物为先 。

事物之间的连接大于事物本身,没有被连接的事物只具有物理意义。

如果不了解场地,就无法设计园林。

拓展开来就是如果不了解场景,就无法设计机制。不知道身在何处如何通达远方。

修炼是个不断重复和完善的过程,这能使人更好地理解自我并最终开悟。把园林和修行区分开的人,并没有入道。

修行是刻意的重复练习和不断的反馈迭代。把生活和修行区分开的人,并没有入道。

“日本美学学者久松真一总结了禅宗艺术的七个独到之处:不均齐、简素、枯高、自然、幽玄、脱俗和静寂”

特质源于设计过程,或者修行本身。这七个独到之处都是「特质」

日本园林展现了与日本风景的地域特色紧密相连的设计逻辑,换句话说,是同人们想象中这个国家的精髓相联系。这个精髓==将基本不变的元素与瞬时性和暂时性结合在一起==。

回旋的阶梯 #202006

一:最近玩了一阵《勇者斗恶龙:建造者2》,突然想到:人类社会所生产的大多数东西,说到底目标对象都是正常人。但是「正常人」又不存在,只是群体的「平均态」。也就是周遭大多数东西(object)其实是为一个最特殊的虚拟概念而存在的,呆久了会觉得无所适从在所难免。还好可以自己做东西给自己,大概就是需要定期服用的解药。

二:喜欢和那些能帮我找出思维盲区,或者让我发现新视角的人交谈。很长一段时间让我感觉困惑的是:为什么很多人在相同的情景下会觉得受到了冒犯。后来发现对方把「想法/观点/视角」当作了自己的一部分,所以维护「想法」就是维护了自身。虽然很难时刻都做到,但是我尽量不把任何东西当作我本身的一部分,希望常常都能有旧的「自我」被杀死,被献祭,然后对他说句 “Nice try~”。

三:对我而言最重要的两个道理是:
1. 不要欺骗自己。
2. 我会死。

四:和朋友聊天说到人生目标,仔细想了想,说起来很简单:在有限的生命周期(字面上)中,通过刻意迭代思维框架和肉体框架,更好的理解这个世界。大概只有不断的加深理解,才能逐渐以接近「正确」的方式和世界互动,帮助周围需要帮助的人。当然,如果能顺便 …

苔原通信 #13

魔镜和精分

👉 👉 👉 原文链接
短评:「影像」在消费主义中充当一面镜子,这面镜子存在于男人看汽车广告时候; 存在于姑娘刷买家秀的时候; 存在于带货明星的直播间中。这些镜子配合互联网技术,让受众可以在几秒钟就完成一个购买行为,简单迅速的建立起新的「自我」。但是,这种「自我」短暂又脆弱,只要一有新的镜像出现,之前的「自我」就随之崩塌。因此,这些孤立/不连续的「自我」谈不上任何发展的可能,受众对「自我」的探寻最后都演化成了过度消费的死胡同。我很喜欢原文里那句「资本主义的极限是精神分裂症」(自我构建和消解的过程到达一定速度后,就如同精神分裂患者一样不再能够进行「自我」识别,无法移情所以也谈不上消费欲望),但我非常怀疑这个极限的实际意义,因为技术和资本极有可能会找到一个药方,不断地量产出后现代主义下的 纳西瑟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