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旋的阶梯

回旋的阶梯 2019.10

1. 我在某个银行打印流水,发现由于纸张的放置方向不对,打印出来的内容和纸张上银行 Logo 是反向的。我叫来大堂经理,给她说了下,她不屑的回问我:“这样有什么问题吗?” 我说:“当然有问题,用户的体验非常糟糕!” 银行的其他工作人员和保安看着我,像看一个傻屄。

2. 前段时间咨询了一个淘宝客服,最后没有成单。昨天通过微信给他发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红包,他非常惊讶,说本来以为只是众多跟丢了的单子之一。我只是为他提供给我的价值付费,另外我非常担心,害怕他不会再这么热心为另一个焦急的人提供咨询了。

3. 带小孩去参加亲子班,老师要求所有家长和小孩手牵手围成一个圆圈跳舞。我和班里唯二的成年男性挨着,他看看我,我看看他,接着他伸出了小拇指让我牵。跳舞的时候感觉非常尴尬,心里呐喊着:啊啊啊,快点结束吧。…

《死亡搁浅》中的优盘项链与印第安银饰

不知道大家还记得不,在《死亡搁浅》最初发布的宣传影片中,Sam 戴了一条令人印象深刻的优盘项链:

15702720969410.jpg

之后各种周边泛滥,很多人都买了一条,但至今大家都不知道这条项链到底是干什么的(重装系统?😄️大误)。现在《死亡搁浅》的发售近在眼前,今天看广告片时突然想到:这条项链的设计很可能是借鉴了印第安风格的饰品:

15702746457218.jpg

由于明星带货,Goro’s 的印第安风格银饰已经变成了流行文化的一部分。

15702737454733.jpg

如果小岛真的是参考了印第安人的饰品,那出发点肯定不是仅仅因为好看,印第安人对飞鸟的崇拜由来已久,其原因可以参考:

北美印第安人霍普部族,也认为鸟类具有与神灵沟通的魔力。人们看到的鸟头顶环绕祥云的原始艺术画像,往往象征着神灵恩赐滋润人类大地的雨水,其鸟顶部的光轮,则表示创造、生命与精神的通道。

以及:

羽毛为鸟所特有,是它的皮肤,它的身体——身披羽毛或口里衔一根羽毛,甚至往肚子里吞下一根羽毛,就等于得到鸟的一份本事,如果加上必要的法术,掌握变成鸟的本领,那么……基于同样的理由,羽毛具有特殊的神奇力量,人们将它装在箭镞上或用它做装饰品。最先用羽毛做头饰的人想必十分得意,因为相当于他把羽毛的神奇力量转移到自己身上了。

我猜测 …

回旋的阶梯 2019.09 #3

  1. 多数人都盼着早点退休这个事实,真的是让人非常伤感, 只有一口气喝完一罐啤酒才能好受点。
  2. 沟通并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只是一个弄清彼此需求的过程。越沟通,越对立情况非常多,原因是大家都更清楚的知道了目前的局面就他妈是个零和博弈。解决问题的关键是机制的重新设计,是否需要沟通取决于对新机制的制定有没有帮助。
  3. 在路上看见一个餐饮行业的老板开着劳斯莱斯幻影给自己的店送莲藕,我觉得这大概就是那句 “不要因为走得太远而忘记为什么出发” 的最好诠释,令人动容,看得入迷,走路都差点摔了。
  4. 《回旋的阶梯》这个系列拆开看就是一条一条的社交动态,一期一发的好处是可以避免刷屏,通过设置 “必须打开链接才能阅读” 的门槛来防止我的碎碎念打扰大家,同时也是为了过滤出那些真正能帮到的人。 那我在社交网络上发什么?大概就是那些

回旋的阶梯 2019.09 #2

  1. 不太明白 “排行榜” 这种东西,哪怕是编程语言的排行榜。所有排行榜都自有目的,对个人而言毫无意义。
  2. 尽量避免使用简单粗暴的词语来评论事物,比如 “装B”,“高冷”,“炫酷”,“大牛”。每当说了这样的词语就自我反省,有没有更精确的说法。坚持一段时间,在别人说了这样的词语后,你就更准确的描述一遍,如此可以制造 “你好懂我” 的幻觉。对待流行语更是要避之不及,一不小心说出来需要在脑内自扇耳光。当我们都用 “黑科技” 去评论一个事物的时候,我们彼此都不清楚大家说的到底是不是一回事。
  3. 看到一句话,喜欢

回旋的阶梯 2019.09

—–

几个月前,我突然决定尽可能不在线下场景使用电子支付(微信/支付宝)。 有意思的是,在我用现金结账时,常常出现对方报了金额却不来收款的情况,我需要非常诚恳的再补一句:“现金哈。” 对方才慢慢过来,满脸都写着 “真麻烦”。

—–

光光是做到了解自己的欲望是不够的,找到 hack 欲望的方法才是关键。真正的勇士,和欲望刚正面,不过基本没有胜算就是了。

—–…

三十三岁的碎碎念

前几天排队买生煎包,看见店铺门口贴了一张招聘信息:招收学徒,年龄20到45岁,月薪可达4000. 嗯,月薪四千,刚好是我第一份工作承诺给我的报酬。记得临近大学毕业,同学问起找工作的情况,井底之蛙的我还挺得意。

结果,没几个月就裸辞了,窝在合租房里,突击编程。还好有人拉了我一把,进了一家外包公司。由于自己编程只有初级水平,公司肯给的工资连基本生活开销都不够,每天还忙得晕头转向。当时我很不安,觉得 “不行啊,这样活不下去的,会死掉。”

在没有人带你,指个方向的情况下,我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试图去学习一切我可以接触到的东西,增加自己生存的概率。就有点像火影忍者中的Copy忍者卡卡西,我刻意的从周围同事的身上copy技能,或者说,偷师。

之后,又换了几个工作,我变得可以编多种语言的代码,可以 manage 项目和产品,可以和公司销售一起口如悬河,可以一天赶个项目申报,空了还能帮美工分担点工作,PPT?更是拿手好戏。我才不管工作内容是不是和工资成正比,我的动机非常清晰,就是不管行业如何变化,总有一份工作等着我,不至于饿死。

但很快,我就膨胀了。在入职一家互联网公司后的办公室战争中,我发现,自己居然可以单挑公司原有的产品团队还不落下风。公司老板压根没有见过我这一号类型,我总可以找到独有优势维度发起我的打击。我不是这个会点,那个会点的万金油,而是每个技能点都不输普通 level …

回旋的阶梯 2019.05

  1. 需要食客自己扫描二维码才能点餐的馆子,都缺乏基本的礼貌。对应方法只有 “ 啊?没有纸质菜单?!!! 那不吃了”。
  2. 刚工作那阵,看过一本书叫《走出软件作坊》。现在觉得,如何保持作坊化才是大问题。我甚至觉得,只有大全栈才能称作程序员,高度分工化的IT业现状是对资本的妥协。
  3. 最近去咖啡馆写代码,听到周围有人用四川话/重庆话讨论互联网产品,只有带起耳机,然后用Noizio播放 “咖啡馆” 白噪声。在 咖啡馆 听

回旋的阶梯 2019.4

  1. 现在居然还有打开页面会自动播放视频/音频 的网站存在,挺奇幻的,嗯,就是淘宝网。
  2. 在社交网络上,看到讨厌的内容总有取消关注冲动,一定得抑制住。很多“讨厌”其实都有保留的价值:提醒你这个世界上还其它的多样性,从而不至于生活在自己打造的“数字内容温室”。
  3. 《冰血暴》电视剧第一季中的这几句台词,总是读不腻:

Because maps used to say, “T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