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旋的阶梯

迷梦 #1

(i)世界和另外的一个维度发生了碰撞,不定期的会进入维度重叠(世界为灰暗色调,周期无法预测),重叠时期会有漫天的乌鸦怪出来猎杀人类。现代文明基本崩溃,只有少数区域不受维度重叠的影响。我和另外几个人逃命到了一个安全的聚集区,但是聚集区的老大以人太多为由不肯收留。没办法,我只有说吃一顿饭就走,问聚集区的其他人交换了点食材,生火做饭。老大看了看我做菜的手法,说唉,我们差个厨子,你留下吧。

(ii)在梦里饿醒,听到有人说带了鹿肉和鸭肉的混烤。赶紧问他放哪里,好不容易找到正准备吃,真的醒来了。

(iii)走在路上被一个很瘦的中年男人抢了钱,我用火影跑追上他,跟他说:“哥们,你是跑不过我的。” 一个女人突然从旁边出现,把相同数量的钱递给我,说: “这钱算我的, 你让他成功一次吧。” 我觉得被莫名奇妙秀了一把恩爱,闷闷不乐的转身跑进旁边的岔路。

(iv)一个老头给了些很特别的荷叶,上面布满了水蛭。洗干净过后拿回家炖肉,味道香甜,大家都很开心。醒来一想,不对劲,那个荷叶恐怕是某种奇怪的生物,所以里面才有这么多水蛭。

(v)梦见走在一大群白人青年中间,我问其中一个去哪里,他说得了coronavirus,现在大家正在去医院。我心里一惊,发现自己没戴口罩。想着很可能会死,闷闷不乐的掏出手机给熟识的朋友发个红包告别。

(vi)黄昏,小镇的街道上空无一人。天色越来越暗,我想找个落脚的地方,但沿路都没有旅店的招牌。零星的昏暗灯光从路边紧闭大门的房屋窗户传出,小镇安静得几乎没有声响,只有能听见我自己越来越快的脚步。太好了,道路远处好像有移动的身影,过去问问看哪里可过夜吧,等等,人的姿态会是这样吗……

这一年我都买了些什么(2019年底-2020年底)

过去一年非常像是一场「自我实验」,除了和行李一起带来的物品,所需的东西都只能重新购买。但又不能想买什么就买什么,因为大件物品基本无法带回,所以被迫过上了的 “Minimalist Living”。如何通过尽量少的商品过上「还算体面」的生活? 以下是我的实验结果。

购买的物品


瑜珈垫

yoga mat

购于Sports Dirct的打折货, Lockdown 的日子里没办法跑步,基本靠它维持肉身的强度。…

回旋的阶梯 #202006

一:最近玩了一阵《勇者斗恶龙:建造者2》,突然想到:人类社会所生产的大多数东西,说到底目标对象都是正常人。但是「正常人」又不存在,只是群体的「平均态」。也就是周遭大多数东西(object)其实是为一个最特殊的虚拟概念而存在的,呆久了会觉得无所适从在所难免。还好可以自己做东西给自己,大概就是需要定期服用的解药。

二:喜欢和那些能帮我找出思维盲区,或者让我发现新视角的人交谈。很长一段时间让我感觉困惑的是:为什么很多人在相同的情景下会觉得受到了冒犯。后来发现对方把「想法/观点/视角」当作了自己的一部分,所以维护「想法」就是维护了自身。虽然很难时刻都做到,但是我尽量不把任何东西当作我本身的一部分,希望常常都能有旧的「自我」被杀死,被献祭,然后对他说句 “Nice try~”。

三:对我而言最重要的两个道理是:
1. 不要欺骗自己。
2. 我会死。

四:和朋友聊天说到人生目标,仔细想了想,说起来很简单:在有限的生命周期(字面上)中,通过刻意迭代思维框架和肉体框架,更好的理解这个世界。大概只有不断的加深理解,才能逐渐以接近「正确」的方式和世界互动,帮助周围需要帮助的人。当然,如果能顺便 …

可以翻山越岭,就不要跑进隧道

听到一个很有意思的故事 The Golden Nugget the King Taught the Boy:一个小男孩遇到了国王,国王给了他一个任务,让他拿着盛满油的勺子走到宫殿然后回来,路途中不可以让勺子里的油洒出来。小男孩小心翼翼的盯着勺子,走到了宫殿并又回到了国王身边。小男孩说”我做到了,我没有让油洒出来”,国王说”嗯嗯,不错,你看到我的宫殿了吗?我的宫殿怎么样?” …

关于动物之森的三则

  1. 如果一个游戏有实体版,我一定要玩实体版。所以保守估计我开始玩动物之森大概是明年了。
  2. 小时候住在山上,暑假大部分时间都在捉蚂蚁,抓知了,采集植物,傍晚坐在空地惊叹 “哇哇哇,那片云飘地好快!” 附近还有另外一群小孩,虽然有时候也一起玩,但多数时候我很难融入他们。如果说我的风格是动物之森,他们就更像在扮演《蝇王》。所以,我非常好奇小时候周围那些《蝇王》扮演者现在会玩这个游戏吗?
  3. 以前玩家渴望在游戏里杀死巨龙,飞向人马座,击败外星侵入者。而现在我们只需要在游戏里“正常”的生活就乐呵呵了。和朋友一起野餐,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一个人傻乎乎做开心的事情在现实世界中已经有这么高的门槛了么?又或者只是因为在游戏里做这些事情的成本足够低,多巴胺回报足够快?

回旋的阶梯 2019.10

1. 我在某个银行打印流水,发现由于纸张的放置方向不对,打印出来的内容和纸张上银行 Logo 是反向的。我叫来大堂经理,给她说了下,她不屑的回问我:“这样有什么问题吗?” 我说:“当然有问题,用户的体验非常糟糕!” 银行的其他工作人员和保安看着我,像看一个傻屄。

2. 前段时间咨询了一个淘宝客服,最后没有成单。昨天通过微信给他发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红包,他非常惊讶,说本来以为只是众多跟丢了的单子之一。我只是为他提供给我的价值付费,另外我非常担心,害怕他不会再这么热心为另一个焦急的人提供咨询了。

3. 带小孩去参加亲子班,老师要求所有家长和小孩手牵手围成一个圆圈跳舞。我和班里唯二的成年男性挨着,他看看我,我看看他,接着他伸出了小拇指让我牵。跳舞的时候感觉非常尴尬,心里呐喊着:啊啊啊,快点结束吧。…

《死亡搁浅》中的优盘项链与印第安银饰

不知道大家还记得不,在《死亡搁浅》最初发布的宣传影片中,Sam 戴了一条令人印象深刻的优盘项链:

15702720969410.jpg

之后各种周边泛滥,很多人都买了一条,但至今大家都不知道这条项链到底是干什么的(重装系统?😄️大误)。现在《死亡搁浅》的发售近在眼前,今天看广告片时突然想到:这条项链的设计很可能是借鉴了印第安风格的饰品:

15702746457218.jpg

由于明星带货,Goro’s 的印第安风格银饰已经变成了流行文化的一部分。

15702737454733.jpg

如果小岛真的是参考了印第安人的饰品,那出发点肯定不是仅仅因为好看,印第安人对飞鸟的崇拜由来已久,其原因可以参考:

北美印第安人霍普部族,也认为鸟类具有与神灵沟通的魔力。人们看到的鸟头顶环绕祥云的原始艺术画像,往往象征着神灵恩赐滋润人类大地的雨水,其鸟顶部的光轮,则表示创造、生命与精神的通道。

以及:

羽毛为鸟所特有,是它的皮肤,它的身体——身披羽毛或口里衔一根羽毛,甚至往肚子里吞下一根羽毛,就等于得到鸟的一份本事,如果加上必要的法术,掌握变成鸟的本领,那么……基于同样的理由,羽毛具有特殊的神奇力量,人们将它装在箭镞上或用它做装饰品。最先用羽毛做头饰的人想必十分得意,因为相当于他把羽毛的神奇力量转移到自己身上了。

我猜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