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旋的阶梯

回旋的阶梯 #20211004:对话的可能与何为可能

(1) 八十年代后出生人很容易认为「活在未来」是值得追寻的事情,比如急迫的拥有更快的手机,次世代的游戏机,更智能的汽车。直到 …「未来」逐渐表现出稀缺和平庸。「活在未来」需要气喘嘘嘘,不进则退; 而主动退后则可以 Remix 出多个「现在」。

(2) 做了个实验:跑步的时候给其它跑者伸出大拇指表示友好。发现线下点赞别人的压力比线上大得多,而且线下被点赞的人也会感受到压力:几乎所有跑者也都竖起大拇指「回点」。这种「点赞你的点赞」是线上产品很难提供的交互。

(3) 「人间」是个相当自大的词,类似用一个微不足道的子模块来命名整个系统,颇有坐井观天的味道。…

迷梦 #3

迷梦」系列用于记录我纷杂混乱的梦境,请勿当真也不要轻易进入这些梦境

一、生活在寒带的一个小镇,我坚信小镇的水塘里生活着一条鲨鱼。但没有人相信我说的这件事,我往水里投入鲜肉的举动也徒劳无功,倒是给邻居们找足了乐子。秋天来临,水塘周围的树叶都换上的腻人的颜色,我来到水塘边脱光了衣服,然后抹了满身的鱼子酱跳入池塘。不远处,缓缓出现的鱼鳍划破了满是落叶的水面,激起浪花快速向我靠近,我从睡梦中笑得醒了过来。

二、自己从事的工作不能告诉其他人,那就是尽可能的让该行星上的居民相信还身处已经化为微尘的地球。算起来,这颗行星还只有不到一年的历史。我是没办法推测如果大家知道生活在一颗高仿的行星上后会有什么后果,但最后一个见过的人类告诉我,一定要确保这种事永远都不要发生。

三、(人物):金夹克雷德:金夹克雷德身材矮壮,那张标准的东南亚面孔充分说明了他不是这里的原住民。在平日里,雷德穿着皮靴和一条洗得褪色的牛仔裤,而上身自然是他那件标志性的金色夹克,领口竖立,几乎完全挡住他粗短的脖子。雷德还喜欢在自己的右脸上拍上金色的粉末来强调自己的富有,但没几个人真的相信那是真正的黄金。 …

回旋的阶梯 #202109:所有的浪漫,都用力过猛。


当其他人对你说「做点有意义的事情 」的时候,要么是想凸显他自己和你的经济差距,不然就是想让你做对他有利益,而对你毫无意义的事。

「你起不来的早上,有人能起来」; 那么你睡不着的夜晚,也有人能睡着。

所有的浪漫,都用力过猛。

如何变得超级平庸:凡是别人能做到但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就视为「装屄」。凡是不能变为收入的爱好或技能就当做「没用」。

“你又不成功,你说的这些东西要怎么证明?” “嗯,不成功,所以犯不着撒谎,再说可以用成功来证明的东西也屈指可数。我只是如实感受,并实践分享。”

「知错就改」变得相当困难。不管你抱有或者践行什么理念,总可以找到一大堆依据来加固你的「 正确性 …

随机暗流与个体复演

小时候我常听到长辈们谈论学习历史的重要性,那就是历史会重演。但在成长中观察发现,历史对于他们更像是谈资,在闲聊中通过「我知道你不知道的」或者「你知道的是错的」来建立自身优越感。

而他们所谓的重演,无非是一些表征上相似的事件。历史吸引他们的,往往也只是讲述者口中那些不知有无的密腥。

世界复杂又混沌,发生的事情是大量随机因素下产生的特定显现。概率上来说,历史几乎不存在重演。即便是表征相似的历史事件,在个体的生命中也很难有机会重复体验。

我理解的历史更像某种意义上的动力学:让自己可以猜测「我在时间线中身处何处」,以及想象「随机暗流」可能会把世界带往何方。但也仅仅限于猜测和想象,与断言和预测毫不相关。

和世界史类似,那些关于勇气、热情、欣喜、美好和坚持的个人史,就像个体与世界摩擦产生的花火,只在当事人的海马体留下残影。别说重演,多年后,甚至在记忆里也难寻踪迹。

真正在个体生命中重复上演的,大概是…

迷梦 #2

迷梦」系列用于记录我纷杂混乱的梦境,请勿当真也不要轻易进入这些梦境

(1)我一个人经营着一家侦探社。早上刚刚开门,正在收拾桌子,进来了两位客人。中年的男性客人,很瘦不高,穿着和长相都很普通。另一位年轻小伙子身作深色西装,看上去也是沉默少言的类型。小伙子说,他这位朋友有一件事情想委托我调查下。我给他们泡好茶,让中年男子详细说下委托情况。中年男子用很慢的语速说到:“其实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我感觉不太对劲,很多事情变得不一样了,但我又找不出证据说清楚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我说:“如果只是这种程度的描述,恐怕我也很难接受您的委托。” …

回旋的阶梯 #202104:像是活了几亿年

1. 对于年龄增长这件事情,既无可避免,我也不太在意。「老了还能穿」变成了我买衣服的一个重要指标。恩,我就想慢慢变成那种特别「正宗」的老人。甚至,在以后的某个时间点,我希望变成满身都是藤壶的鲸鱼,在他人眼里像是活了几亿年。

2. 老狗学不会新把戏?可能是吧,但人类平均生命周期比狗要长很多。退一步讲,就算命题「人过了三十岁就学不会新把戏」是对的,真特别想学,那么也可以选择不当人了。

3. 不要假装自己并不拥有的品质或优点。比如故作姿态拍照的中年妇女往往让人喜欢不起来,很大程度上就是她们已经不再具备「姿态」本身。

4. 最近对钢琴着迷,理所当然的被推送了坂本龙一弹钢琴的视频。看完后有些低落:如果我现在开始练习,等弹到五十多岁,肯定没有他这么茂密的发量。但令人欣喜的是,之后我又被推送了久石让弹钢琴的视频。哎呀,就算是秃了弹起来也很潇洒啊。

5. 被别人误解了也不要太在意,毕竟,我也没想到什么好方法来解释是不是。…

迷梦 #1

(i)世界和另外的一个维度发生了碰撞,不定期的会进入维度重叠(世界为灰暗色调,周期无法预测),重叠时期会有漫天的乌鸦怪出来猎杀人类。现代文明基本崩溃,只有少数区域不受维度重叠的影响。我和另外几个人逃命到了一个安全的聚集区,但是聚集区的老大以人太多为由不肯收留。没办法,我只有说吃一顿饭就走,问聚集区的其他人交换了点食材,生火做饭。老大看了看我做菜的手法,说唉,我们差个厨子,你留下吧。

(ii)在梦里饿醒,听到有人说带了鹿肉和鸭肉的混烤。赶紧问他放哪里,好不容易找到正准备吃,真的醒来了。

(iii)走在路上被一个很瘦的中年男人抢了钱,我用火影跑追上他,跟他说:“哥们,你是跑不过我的。” 一个女人突然从旁边出现,把相同数量的钱递给我,说: “这钱算我的, 你让他成功一次吧。” 我觉得被莫名奇妙秀了一把恩爱,闷闷不乐的转身跑进旁边的岔路。

(iv)一个老头给了些很特别的荷叶,上面布满了水蛭。洗干净过后拿回家炖肉,味道香甜,大家都很开心。醒来一想,不对劲,那个荷叶恐怕是某种奇怪的生物,所以里面才有这么多水蛭。

(v)梦见走在一大群白人青年中间,我问其中一个去哪里,他说得了coronavirus,现在大家正在去医院。我心里一惊,发现自己没戴口罩。想着很可能会死,闷闷不乐的掏出手机给熟识的朋友发个红包告别。

(vi)黄昏,小镇的街道上空无一人。天色越来越暗,我想找个落脚的地方,但沿路都没有旅店的招牌。零星的昏暗灯光从路边紧闭大门的房屋窗户传出,小镇安静得几乎没有声响,只有能听见我自己越来越快的脚步。太好了,道路远处好像有移动的身影,过去问问看哪里可过夜吧,等等,人的姿态会是这样吗……

这一年我都买了些什么(2019年底-2020年底)

过去一年非常像是一场「自我实验」,除了和行李一起带来的物品,所需的东西都只能重新购买。但又不能想买什么就买什么,因为大件物品基本无法带回,所以被迫过上了的 “Minimalist Living”。如何通过尽量少的商品过上「还算体面」的生活? 以下是我的实验结果。

购买的物品


瑜珈垫

yoga mat

购于Sports Dirct的打折货, Lockdown 的日子里没办法跑步,基本靠它维持肉身的强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