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旋的阶梯

回旋的阶梯 #202006

一:最近玩了一阵《勇者斗恶龙:建造者2》,突然想到:人类社会所生产的大多数东西,说到底目标对象都是正常人。但是「正常人」又不存在,只是群体的「平均态」。也就是周遭大多数东西(object)其实是为一个最特殊的虚拟概念而存在的,呆久了会觉得无所适从在所难免。还好可以自己做东西给自己,大概就是需要定期服用的解药。

二:喜欢和那些能帮我找出思维盲区,或者让我发现新视角的人交谈。很长一段时间让我感觉困惑的是:为什么很多人在相同的情景下会觉得受到了冒犯。后来发现对方把「想法/观点/视角」当作了自己的一部分,所以维护「想法」就是维护了自身。虽然很难时刻都做到,但是我尽量不把任何东西当作我本身的一部分,希望常常都能有旧的「自我」被杀死,被献祭,然后对他说句 “Nice try~”。

三:对我而言最重要的两个道理是:
1. 不要欺骗自己。
2. 我会死。

四:和朋友聊天说到人生目标,仔细想了想,说起来很简单:在有限的生命周期(字面上)中,通过刻意迭代思维框架和肉体框架,更好的理解这个世界。大概只有不断的加深理解,才能逐渐以接近「正确」的方式和世界互动,帮助周围需要帮助的人。当然,如果能顺便 …

可以翻山越岭,就不要跑进隧道

听到一个很有意思的故事 The Golden Nugget the King Taught the Boy:一个小男孩遇到了国王,国王给了他一个任务,让他拿着盛满油的勺子走到宫殿然后回来,路途中不可以让勺子里的油洒出来。小男孩小心翼翼的盯着勺子,走到了宫殿并又回到了国王身边。小男孩说”我做到了,我没有让油洒出来”,国王说”嗯嗯,不错,你看到我的宫殿了吗?我的宫殿怎么样?” …

关于动物之森的三则

  1. 如果一个游戏有实体版,我一定要玩实体版。所以保守估计我开始玩动物之森大概是明年了。
  2. 小时候住在山上,暑假大部分时间都在捉蚂蚁,抓知了,采集植物,傍晚坐在空地惊叹 “哇哇哇,那片云飘地好快!” 附近还有另外一群小孩,虽然有时候也一起玩,但多数时候我很难融入他们。如果说我的风格是动物之森,他们就更像在扮演《蝇王》。所以,我非常好奇小时候周围那些《蝇王》扮演者现在会玩这个游戏吗?
  3. 以前玩家渴望在游戏里杀死巨龙,飞向人马座,击败外星侵入者。而现在我们只需要在游戏里“正常”的生活就乐呵呵了。和朋友一起野餐,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一个人傻乎乎做开心的事情在现实世界中已经有这么高的门槛了么?又或者只是因为在游戏里做这些事情的成本足够低,多巴胺回报足够快?

回旋的阶梯 2019.10

1. 我在某个银行打印流水,发现由于纸张的放置方向不对,打印出来的内容和纸张上银行 Logo 是反向的。我叫来大堂经理,给她说了下,她不屑的回问我:“这样有什么问题吗?” 我说:“当然有问题,用户的体验非常糟糕!” 银行的其他工作人员和保安看着我,像看一个傻屄。

2. 前段时间咨询了一个淘宝客服,最后没有成单。昨天通过微信给他发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红包,他非常惊讶,说本来以为只是众多跟丢了的单子之一。我只是为他提供给我的价值付费,另外我非常担心,害怕他不会再这么热心为另一个焦急的人提供咨询了。

3. 带小孩去参加亲子班,老师要求所有家长和小孩手牵手围成一个圆圈跳舞。我和班里唯二的成年男性挨着,他看看我,我看看他,接着他伸出了小拇指让我牵。跳舞的时候感觉非常尴尬,心里呐喊着:啊啊啊,快点结束吧。…

《死亡搁浅》中的优盘项链与印第安银饰

不知道大家还记得不,在《死亡搁浅》最初发布的宣传影片中,Sam 戴了一条令人印象深刻的优盘项链:

15702720969410.jpg

之后各种周边泛滥,很多人都买了一条,但至今大家都不知道这条项链到底是干什么的(重装系统?😄️大误)。现在《死亡搁浅》的发售近在眼前,今天看广告片时突然想到:这条项链的设计很可能是借鉴了印第安风格的饰品:

15702746457218.jpg

由于明星带货,Goro’s 的印第安风格银饰已经变成了流行文化的一部分。

15702737454733.jpg

如果小岛真的是参考了印第安人的饰品,那出发点肯定不是仅仅因为好看,印第安人对飞鸟的崇拜由来已久,其原因可以参考:

北美印第安人霍普部族,也认为鸟类具有与神灵沟通的魔力。人们看到的鸟头顶环绕祥云的原始艺术画像,往往象征着神灵恩赐滋润人类大地的雨水,其鸟顶部的光轮,则表示创造、生命与精神的通道。

以及:

羽毛为鸟所特有,是它的皮肤,它的身体——身披羽毛或口里衔一根羽毛,甚至往肚子里吞下一根羽毛,就等于得到鸟的一份本事,如果加上必要的法术,掌握变成鸟的本领,那么……基于同样的理由,羽毛具有特殊的神奇力量,人们将它装在箭镞上或用它做装饰品。最先用羽毛做头饰的人想必十分得意,因为相当于他把羽毛的神奇力量转移到自己身上了。

我猜测 …

回旋的阶梯 2019.09 #3

  1. 多数人都盼着早点退休这个事实,真的是让人非常伤感, 只有一口气喝完一罐啤酒才能好受点。
  2. 沟通并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只是一个弄清彼此需求的过程。越沟通,越对立情况非常多,原因是大家都更清楚的知道了目前的局面就他妈是个零和博弈。解决问题的关键是机制的重新设计,是否需要沟通取决于对新机制的制定有没有帮助。
  3. 在路上看见一个餐饮行业的老板开着劳斯莱斯幻影给自己的店送莲藕,我觉得这大概就是那句 “不要因为走得太远而忘记为什么出发” 的最好诠释,令人动容,看得入迷,走路都差点摔了。
  4. 《回旋的阶梯》这个系列拆开看就是一条一条的社交动态,一期一发的好处是可以避免刷屏,通过设置 “必须打开链接才能阅读” 的门槛来防止我的碎碎念打扰大家,同时也是为了过滤出那些真正能帮到的人。 那我在社交网络上发什么?大概就是那些

回旋的阶梯 2019.09 #2

  1. 不太明白 “排行榜” 这种东西,哪怕是编程语言的排行榜。所有排行榜都自有目的,对个人而言毫无意义。
  2. 尽量避免使用简单粗暴的词语来评论事物,比如 “装B”,“高冷”,“炫酷”,“大牛”。每当说了这样的词语就自我反省,有没有更精确的说法。坚持一段时间,在别人说了这样的词语后,你就更准确的描述一遍,如此可以制造 “你好懂我” 的幻觉。对待流行语更是要避之不及,一不小心说出来需要在脑内自扇耳光。当我们都用 “黑科技” 去评论一个事物的时候,我们彼此都不清楚大家说的到底是不是一回事。
  3. 看到一句话,喜欢

回旋的阶梯 2019.09

—–

几个月前,我突然决定尽可能不在线下场景使用电子支付(微信/支付宝)。 有意思的是,在我用现金结账时,常常出现对方报了金额却不来收款的情况,我需要非常诚恳的再补一句:“现金哈。” 对方才慢慢过来,满脸都写着 “真麻烦”。

—–

光光是做到了解自己的欲望是不够的,找到 hack 欲望的方法才是关键。真正的勇士,和欲望刚正面,不过基本没有胜算就是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