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旋的阶梯

回旋的阶梯 2019.09 #2

  1. 不太明白 “排行榜” 这种东西,哪怕是编程语言的排行榜。所有排行榜都自有目的,对个人而言毫无意义。
  2. 尽量避免使用简单粗暴的词语来评论事物,比如 “装B”,“高冷”,“炫酷”,“大牛”。每当说了这样的词语就自我反省,有没有更精确的说法。坚持一段时间,在别人说了这样的词语后,你就更准确的描述一遍,如此可以制造 “你好懂我” 的幻觉。对待流行语更是要避之不及,一不小心说出来需要在脑内自扇耳光。当我们都用 “黑科技” 去评论一个事物的时候,我们彼此都不清楚大家说的到底是不是一回事。
  3. 看到一句话,喜欢

回旋的阶梯 2019.09

—–

几个月前,我突然决定尽可能不在线下场景使用电子支付(微信/支付宝)。 有意思的是,在我用现金结账时,常常出现对方报了金额却不来收款的情况,我需要非常诚恳的再补一句:“现金哈。” 对方才慢慢过来,满脸都写着 “真麻烦”。

—–

光光是做到了解自己的欲望是不够的,找到 hack 欲望的方法才是关键。真正的勇士,和欲望刚正面,不过基本没有胜算就是了。

—–…

三十三岁的碎碎念

前几天排队买生煎包,看见店铺门口贴了一张招聘信息:招收学徒,年龄20到45岁,月薪可达4000. 嗯,月薪四千,刚好是我第一份工作承诺给我的报酬。记得临近大学毕业,同学问起找工作的情况,井底之蛙的我还挺得意。

结果,没几个月就裸辞了,窝在合租房里,突击编程。还好有人拉了我一把,进了一家外包公司。由于自己编程只有初级水平,公司肯给的工资连基本生活开销都不够,每天还忙得晕头转向。当时我很不安,觉得 “不行啊,这样活不下去的,会死掉。”

在没有人带你,指个方向的情况下,我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试图去学习一切我可以接触到的东西,增加自己生存的概率。就有点像火影忍者中的Copy忍者卡卡西,我刻意的从周围同事的身上copy技能,或者说,偷师。

之后,又换了几个工作,我变得可以编多种语言的代码,可以 manage 项目和产品,可以和公司销售一起口如悬河,可以一天赶个项目申报,空了还能帮美工分担点工作,PPT?更是拿手好戏。我才不管工作内容是不是和工资成正比,我的动机非常清晰,就是不管行业如何变化,总有一份工作等着我,不至于饿死。

但很快,我就膨胀了。在入职一家互联网公司后的办公室战争中,我发现,自己居然可以单挑公司原有的产品团队还不落下风。公司老板压根没有见过我这一号类型,我总可以找到独有优势维度发起我的打击。我不是这个会点,那个会点的万金油,而是每个技能点都不输普通 level …

回旋的阶梯 2019.05

  1. 需要食客自己扫描二维码才能点餐的馆子,都缺乏基本的礼貌。对应方法只有 “ 啊?没有纸质菜单?!!! 那不吃了”。
  2. 刚工作那阵,看过一本书叫《走出软件作坊》。现在觉得,如何保持作坊化才是大问题。我甚至觉得,只有大全栈才能称作程序员,高度分工化的IT业现状是对资本的妥协。
  3. 最近去咖啡馆写代码,听到周围有人用四川话/重庆话讨论互联网产品,只有带起耳机,然后用Noizio播放 “咖啡馆” 白噪声。在 咖啡馆 听

回旋的阶梯 2019.4

  1. 现在居然还有打开页面会自动播放视频/音频 的网站存在,挺奇幻的,嗯,就是淘宝网。
  2. 在社交网络上,看到讨厌的内容总有取消关注冲动,一定得抑制住。很多“讨厌”其实都有保留的价值:提醒你这个世界上还其它的多样性,从而不至于生活在自己打造的“数字内容温室”。
  3. 《冰血暴》电视剧第一季中的这几句台词,总是读不腻:

Because maps used to say, “There

回旋的阶梯 2019.02

1. 承认是自己不够好和证明自己足够好,都挺难的。关键难点在于“自己”模糊的边界和混淆的定义。

2. 我的Best Games,应该是塞尔达荒野之息和魂系列(黑暗之魂1&3,血源)。前者对于“游戏”的理解力令人叹服,就算大家已经把它吹上天,给予这个作品的赞美可能依然远远不足。而后者,通关后会让人觉得其他所有游戏都索然无味(包括塞尔达荒野之息),不断带来新的反思,甚至是改变人格。这让我怀疑魂系列是否真的超越了游戏的范围。

3. “一觉醒来,发现回到大学/高中/初中/小学课堂上”,很多人都有过这种愿望。“回到幼儿园”的版本我倒没见过,说明挫败大多从小学开始的。在《基督最后的诱惑》的电影中,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后痛苦不堪,受到伪装成天使的撒旦欺骗,走下十字架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多年后垂垂老矣,发现了真相,恳请上帝让他重新回到被钉在十字架的时刻。整部电影在耶稣回到十字架后癫狂的笑声中戛然而止,令人动容。你看,做到 do what’s right, …

回旋的阶梯 2019.01

  1. 演奏乐器和点击流媒体应用播放键的区别在于:乐器的演奏过程可以融入对音乐的私人理解,相比播放软件的刻板重现,乐器演奏的缺陷或者魅力在于每次输出的差异性。其实这么说不严谨,本质上来看,数字播放器本身也是一种乐器。
  2. 家长为小孩挑选学习乐器时,除了经济方面的考量,更多家长是从“学什么乐器最有用”的角度出发。但就算只谈功利心,会某种乐器最大的好处也就是在公司/学校聚会耍帅,毕竟大多数人努力一辈子也成不了十分之一个Glen Gould。另外通过这个乐器演奏这个技能追求异性也不靠谱,不信你看看社交网络上有多少人把郎朗喊作“老公”?真为这个还不如老老实实去赚钱。不多废话,我想说的是:“有用”是艺术最无用的打开方式。
  3. 用来 听 音乐的APP一定要是不带登录功能的。
  4. 我不相信知识付费,但我相信信息付费。原因是通过付费当然可以知道,但通过商品交易是无法学到的。
  5. 非常厌恶产品经理说我以前是程序员。
  6. 看完《黑镜 潘达斯奈基》,还是觉得一旦提供了交互,这类作品本身缺乏足够的封闭性,因此只能作为某种工具般的存在。

为什么我认为书名有“儿童”的书不值得给小孩看

先直接说结论,避免抬杠:

问:有没有包含“儿童”并值得给小孩看的书?
答:肯定有,毫无疑问。
问:那这种书多不多?
答:恐怕是不太多。

基督山复仇记

记得小学的时候,大概是4年级还是5年级,我从学校图书馆借了一本《基督山伯爵儿童版》,如果您读过这个小说原版《基督山复仇记》,肯定知道这是一部比较厚的小说,很多出版社甚至分为了上中下三册。但当年我借的这个版本,却薄得出奇,大胆估计也就300,400页。嗯,这种出乎意料的薄肯定有幺蛾子,果然,当这本书写到唐泰斯好不容易练级成功,从监狱出来后,发现:

都死了

哎呀,仇人都是死了,没错,真都死了。(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然后,复仇记也不用复仇了,唐泰斯直接和以前的未婚妻过上了幸福快乐的日子。哪怕我当时还在读小学,读完也完全懵了。

太蒙B了

书的结尾,这本儿童版的作者还自卖自夸起来,大意是说对不适合儿童看的内容进行了改编,对故事进行了简化。但问题是:

  1. 这种名著是可以随便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