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小满的信:关于健康

小满,

这是我给你写的第一封信。

也许你还没有发现,上幼儿园这件事不仅仅意味着不同的作息,更主要的是你的信息源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这之前,家人是你最主要的信息来源,比如大家对你疑问的答复,妈妈为你挑选的绘本。而进入幼儿园后,你来到了一个更加复杂信息环境,你所接触到的模因(meme)现在可以来自于同学和老师了。这些你接触的模因又反过来改变了家人信息源,你看,今天你妈妈今天就在老师的要求下做了第一份“家庭作业”,主题好像是关于健康。

不管怎么样,我还是想顺便把我对健康的观点讲给你听。首先,健康没有特定标准。“健康” 本身是一个定义模糊的词语,一般来说,这种没有准确定义的词语也是被滥用得最厉害的。你现在已经知道了每天吃太多的糖果不好,将来你喜欢的女孩子也可能视糖分为健康的大敌。但是你知道吗,在数百万年的演化中,那些喜欢摄入糖分或者高卡路里食物的祖先更好的幸存了下来,也留下了更多后代。嗯,他们的后代中的就有我们。现代文明使得大家可以很便利的获取高卡路里食物,而我们不受控的猴子脑 (Monkey Mind) 还停留在几百万年前,依然在竭尽所能的渴望那些“高效能量包”。这在资源匮乏的时候当然不是一个问题,但到了现在,就变成了健康问题的诱因。你要知道,几百万年以前的洞穴里,不存在为了健康而减脂的猿人; 而这个时代的肯尼亚,也还有很多和你差不多大的孩子在忍饥挨饿。

然后,怎么说,人喜欢的其实是“不健康”。虽然人人都把健康挂在嘴边,但是喜欢“健康”的人少之又少。通常和“健康“沾边的都是一些无趣的事物,而真正追求健康的人大多都在病床上。多数人只有在“健康问题”导致了严重后果后,才会把关注它。但是危机解除后,又会很快的忘记对健康的执着(你的大爷爷就是一个例子)。“当人们知道吸烟会导致患癌症几率上升而最有效的解决办法就是禁烟时,他们却希望能够发明一种不致癌的香烟。当人们知道内燃机会对大气造成污染而最好的办法就是不再使用这类引擎时,他们却希望能够发明不污染空气的引擎 –《神们自己》” 小满你看,很多时候人类首先放弃的就是健康,大家喜欢的是那些可以得到好处又顺便获得的健康。

再次,把人分为精神和肉体是很蠢的事情。比如你妈妈的作业是关于“心理健康”,你可能会问“心理健康”和“身体健康”有什么不同。我的答案是两个词汇都是刻意制造的概念,其前提是可笑的“心身二分法”(Mind-body dichotomy)。实际上,每个人都是一个复杂系统(complexity system),没有单独的精神部分,也没有纯粹的肉体部分。你的每一个细胞,体内的细菌,脑内的联结,都共同的决定了你的精神状态和肉体状态。比如 WHO 对的健康的定义就统一的: “A state of complete physical, mental and social wellbeing and not merely the absence of disease or infirmity.” 肉体和精神就像是海面上不同的浪花,但这些浪花都是“海”这个复杂系统里各种元素相互影响而衍生出的现象。不要去区分什么“前浪”或者“后浪”,你需要去理解浪花下海洋系统的机制。

既然如此,那我们怎么要制造出这么多不同“健康”?因为很多“健康”背后都有着不同的目的。比如“代糖”之于身体,比如“知识付费”之于精神。这些“健康”让你可以在享受好处的同时心安理得,或者让你看起来比别人更优越,又或者让你深陷幻觉却浑然不知。虽然我知道你应该没多大问题,但以后也要小心的对各种概念进行辨别,维护好你的信息源和过滤器。千万不要相信什么“锻炼过度”,“全是干货”之类的鬼话。

说起来,我当然希望你能够健康成长,但不光是物理和和精神层面,而是各个方面协调涌现出的良好生活。虽说肉身机能终将随着岁月衰退,智力认知也会随着肉体而湮灭,不过登山的人总不会因为自己终究会下山就拒绝攀爬吧。就算人生可能的确没有如同奥林匹斯般刺破大气层的山峰,但你也应该会在你喜欢高度找到你喜欢的风景。


Jedi Ryu
Saturday, September 5,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