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旋的阶梯 2019.10

1. 我在某个银行打印流水,发现由于纸张的放置方向不对,打印出来的内容和纸张上银行 Logo 是反向的。我叫来大堂经理,给她说了下,她不屑的回问我:“这样有什么问题吗?” 我说:“当然有问题,用户的体验非常糟糕!” 银行的其他工作人员和保安看着我,像看一个傻屄。

2. 前段时间咨询了一个淘宝客服,最后没有成单。昨天通过微信给他发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红包,他非常惊讶,说本来以为只是众多跟丢了的单子之一。我只是为他提供给我的价值付费,另外我非常担心,害怕他不会再这么热心为另一个焦急的人提供咨询了。

3. 带小孩去参加亲子班,老师要求所有家长和小孩手牵手围成一个圆圈跳舞。我和班里唯二的成年男性挨着,他看看我,我看看他,接着他伸出了小拇指让我牵。跳舞的时候感觉非常尴尬,心里呐喊着:啊啊啊,快点结束吧。

4. 亲戚吃饭,遇到一个小时候的玩伴,交谈中他说,“我好久没有玩游戏了。” 他的女友立马反驳他:“你不是每天都手机玩吗?”。他说:“那个不算,我说的游戏是需要专心去玩,查攻略的那种。” 我一时有一些失神,也就是说他定义的游戏需要符合 “全心投入” 和 “有一定难度” 这两个特征,仔细想想,不对,“全心投入” 的基础之一必然是 “有一定难度”,否则 “全心投入” 没有必要(投入和不投入收益相等)。 我虽然不玩手机游戏,但是手机上面肯定是有难度很高的游戏作品,所以他定义的隐含条件是 “我觉得以手机为载体的游戏不值得我全心投入。” 明白了,他对游戏的定义是 “只有我愿意全心投入的作品,才叫真正的游戏。”

5. 我性格越来越平和了这几年,俗气的生活经验让我想明白一个道理,有些你恨不得一顿暴揍的人,如果换个场景,换个方式遇到,说不定是可以成为朋友的。那些对立的处境,只是随机的巧合。

6. 剪头发,和一个比较熟悉的理发师讨论销售话术。他说他的话术很多都是从卖他产品的上游(药水,仪器)学来的。我说不对劲吧,他们的话术是给你们这种懂行的人设计的,痛点不同,你面对终端客户的时候这些话术就不够“粗暴”了。他说是,发现客户的反应往往不够套路,需要硬套。然后他叹了口气,给我说:“你知道吗,掉头发是没有办法的,真没有。” 我就闭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