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旋的阶梯 #20211004:对话的可能与何为可能

(1) 八十年代后出生人很容易认为「活在未来」是值得追寻的事情,比如急迫的拥有更快的手机,次世代的游戏机,更智能的汽车。直到 …「未来」逐渐表现出稀缺和平庸。「活在未来」需要气喘嘘嘘,不进则退; 而主动退后则可以 Remix 出多个「现在」。

(2) 做了个实验:跑步的时候给其它跑者伸出大拇指表示友好。发现线下点赞别人的压力比线上大得多,而且线下被点赞的人也会感受到压力:几乎所有跑者也都竖起大拇指「回点」。这种「点赞你的点赞」是线上产品很难提供的交互。

(3) 「人间」是个相当自大的词,类似用一个微不足道的子模块来命名整个系统,颇有坐井观天的味道。

(4) 我给小满讲了一个秘密,让他不要告诉别人。他笑着说好的,反正他一会就忘记了。

(5) 广场碰到一个带小孩的奶奶,闲聊了几句说起幼儿教育。她自豪的说到 “我们以前还不是什么都没学。” “看得出来。” 我对她表示了肯定。

(6) 最近一次感觉到代沟,是和几个九零后的朋友吃饭。席间聊到网络文学,我说我中学的时候倒是看过一本,痞子蔡的《第一次亲密接触》。无人接话,我说:“你们都没有看过?” 他们说:“听都没听过。”

(7) 人和人建立关系需要依赖潜在的可能性,对话本身没办法形成「对话」,对话是尝试实现可能性的过程。两个无法「对话」的人始终无法对话,除非加入一个或多个第三方,也就是通过其它「对话」来提供新的可能性,以支撑原本没办法发生的「对话」。

(8) 何为「对话」的可能:潜在的获取,潜在的失去,同时潜在的获取和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