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翻山越岭,就不要跑进隧道

听到一个很有意思的故事 The Golden Nugget the King Taught the Boy:一个小男孩遇到了国王,国王给了他一个任务,让他拿着盛满油的勺子走到宫殿然后回来,路途中不可以让勺子里的油洒出来。小男孩小心翼翼的盯着勺子,走到了宫殿并又回到了国王身边。小男孩说”我做到了,我没有让油洒出来”,国王说”嗯嗯,不错,你看到我的宫殿了吗?我的宫殿怎么样?” 小男孩答不上来,因为他过于专注不让油洒出来,没有注意到宫殿是样子。国王说:“那你再试一次,走到我的宫殿再回来”。这次到达宫殿后,小男孩被华丽的宫殿惊呆了,兴高采烈的回到国王身边说,“你的宫殿太棒了”。国王说“是吧,我的宫殿漂亮吧,额,可是你勺子里好像没有油了”。小男孩一看,果然,勺子已经空了。国王说,“所以,我希望你可以一边实现目标,一边感受在你身边发生的一切。”

这个故事可以很好的解释我最近看到一个叫 Tunnel Vision 的概念:

Tunnel Vision :when a shooter is focused on a target, and thus misses what goes on around that target. (当一个射手专注于自己的目标时,因此错过或者忽视了目标之外的发生的事情)

“考上大学就好了”; “找到工作就安心了”; “房子买了就步入正轨了”。这些类似的想法可不要说自己没有过,瞄着目标一头扎进了漆黑的隧道,然后只能朝着前方的光点前进。等到好不容易跑出了隧道,眼睛慢慢适应了刺眼的光线,发现前方没有几步又是另外一个隧道。怎么办?当然是又跑进去咯,毕竟 “跑完这个隧道就好了”嘛。

人却是一种思想轻浮、恬不知耻的生物,也许他就像棋迷一样,喜爱的只是达到目的的过程,而非目的本身。而且,谁知道呢(无法保证啊),也许人类在大地上追求的全部目的,仅仅就在于达到目的这一连续不断的过程,换句话说——就是生活本身,而非目的本身,当然这目的不是别的,就是二二得四,也就是说,是一个公式,然而,先生们,须知二二得四已经并非生活,而是死亡的开始了。 —《地下室手记》

按照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说法,隧道远方的亮光根本就是幌子,人其实就这么傻屄,喜欢在隧道里跑步罢了。 我的认为是,人活着得非常小心,往往一不注意就会变成一个隧道,既不知道自己从哪里开始,也不知道自己通往何处。只能靠制造一个“光影”的幻觉支撑,防止自我坍塌。说回开头的故事,国王最后大概是给出一种 “可行的解决思路”,通过同步 “感知” 和 “实现” 贯通始终,一次又一次的把变成隧道的自我打回原型。记得我初中的时候,谢霆锋正是当红炸子鸡。为了在同龄人中获取身份认同,我花了12块钱委托同学帮我买一张谢霆锋的盗版演唱会VCD,我肯定看了很多遍,但到了现在只有一首叫 “不是定理” 的歌记忆深刻,里面有几句是这样的:

这定理 那定理 要你希翼
你有你希翼在原地踏步直到死
而其实 有定理无定理 已看穿你
我已看穿你 被迷幻大特技扮定理 耍你

嗯,翻山越岭的时候,自己一个人哼哼唱唱也无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