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梦 #2

迷梦」系列用于记录我纷杂混乱的梦境,请勿当真也不要轻易进入这些梦境

(1)我一个人经营着一家侦探社。早上刚刚开门,正在收拾桌子,进来了两位客人。中年的男性客人,很瘦不高,穿着和长相都很普通。另一位年轻小伙子身作深色西装,看上去也是沉默少言的类型。小伙子说,他这位朋友有一件事情想委托我调查下。我给他们泡好茶,让中年男子详细说下委托情况。中年男子用很慢的语速说到:“其实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我感觉不太对劲,很多事情变得不一样了,但我又找不出证据说清楚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我说:“如果只是这种程度的描述,恐怕我也很难接受您的委托。” 他盯着我看了一会,然后把目光移向别处,压低声音说道:“唉..可能有些突然,但这么说吧…我好像被困在你的梦里很久了。”

(2)开车行驶在公路上,旁边的森林燃起了大火。浓烟和热浪渐渐淹没了公路,能见度不到三米,只能凭感觉向前开。开出浓烟的时候,来到一个衰败的工业小镇。下车休息,旁边一个高瘦的男人像我走来,似笑非笑的对我说:”好久都没有人能闯入这个地方了,这样吧,作为祝贺,我给你十分钟时间逃命。“ 回头,车已经锈为了一堆废铁,毫不违和融入了周围废弃的厂区。远处是一个巨大矿坑,螺旋下降深不见底。我感到已经被什么东西包围了,想赶紧找个地方躲起来,疯狂的向工厂的一个木屋跑去。

(3)上公交车,售票员是一位穿着复古的老绅士,“请出示下你的车票” 老绅士售票员不紧不慢的对我说。我把身上的口袋都摸遍了,也没有找到自己的车票。他说:“票不见了?” “好像是,要不我先下车吧。” 我回答他。“不急,我知道在哪里。” 说完,老绅士售票员用手在我后脑的头发里拨弄了几下,然后像是变魔术一样抽出了一张车票。“拿好票到后面找个位置坐吧。” 他说。我一边摸着后脑,一边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4)在路口撞车了,侧面撞上一辆黑色的商务车。车上下来几个中年男性,并没有跑过来找我理论,而是从车里提出几个装得满满当当的麻布袋子,然后提着袋子快速的沿路奔跑。“是劫匪么?”我心想。“别发愣了,快追!”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副驾上坐了一个长得很像 Bobby Shmurda 的黑人,示意我赶紧跟上。那几个人跑进了前面一个砖房居民楼。我开过去把车停在了门口,副驾驶的黑人兄弟立马下车冲了进去,等我熄火下车时,他已经打开居民楼的门出来了,手上还拖着一具尸体,大概是刚刚那几个人其中之一。黑人哥们一边拖一边说,“还有几个在里面,帮我拖到外面来吧。”

(5)在某个大型商场里的室内足球场,参加某个宣传活动,被选中到场上和一些足球明星相互踢球玩。活动后,走出商场,外面已经天黑并稀稀落落下着雨。我低头一看,发现还穿着刚刚活动方提供的足球鞋,于是又返回商场想换回自己的鞋。远远看见活动方请来的那些足球明星背对着我换衣服,我走近时他们突然齐刷刷的转身,本来应该是面部的地方什么都没有,光滑的反射着周围的灯光。其中一个飞速的扑向我,我下意识用直拳将把它打到旁边,像是击中了一颗飞来的巨大鹅卵石。那只手大概是没法再用了,我向着出口奔跑,但心里早就知道自己没办法跑过它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