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三岁的碎碎念

前几天排队买生煎包,看见店铺门口贴了一张招聘信息:招收学徒,年龄20到45岁,月薪可达4000. 嗯,月薪四千,刚好是我第一份工作承诺给我的报酬。记得临近大学毕业,同学问起找工作的情况,井底之蛙的我还挺得意。

结果,没几个月就裸辞了,窝在合租房里,突击编程。还好有人拉了我一把,进了一家外包公司。由于自己编程只有初级水平,公司肯给的工资连基本生活开销都不够,每天还忙得晕头转向。当时我很不安,觉得 “不行啊,这样活不下去的,会死掉。”

在没有人带你,指个方向的情况下,我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试图去学习一切我可以接触到的东西,增加自己生存的概率。就有点像火影忍者中的Copy忍者卡卡西,我刻意的从周围同事的身上copy技能,或者说,偷师。

之后,又换了几个工作,我变得可以编多种语言的代码,可以 manage 项目和产品,可以和公司销售一起口如悬河,可以一天赶个项目申报,空了还能帮美工分担点工作,PPT?更是拿手好戏。我才不管工作内容是不是和工资成正比,我的动机非常清晰,就是不管行业如何变化,总有一份工作等着我,不至于饿死。

但很快,我就膨胀了。在入职一家互联网公司后的办公室战争中,我发现,自己居然可以单挑公司原有的产品团队还不落下风。公司老板压根没有见过我这一号类型,我总可以找到独有优势维度发起我的打击。我不是这个会点,那个会点的万金油,而是每个技能点都不输普通 level 的 IT业 MMA 混合格斗选手。原因很简单,每个技能点都可能是我以后赖以谋生立足点。

其实,算个屁哦,这不过是跨界涌现的小小甜头。但我觉得,我他妈是超人了。于是:

不停的折腾,认定自己的小摊子几年内肯定要上市。
小单子都没有去弄的心思,老客户也懒得维护,我是做大事的人啊。
几百万的数字都不好从嘴里发出来,妈的一定要上亿才过瘾。
不管什么聚会,都感觉把大家组织下又是一颗新星。
什么风险?有机会赚钱就一起搞他妈的。

喧嚣过后,还不是一如往常。看似一步之遥的财务自由,不过是自嗨的海市蜃楼。 有一天喝酒,我一个大哥说:

这个世界上的事情,成都是偶然的,不成几乎是必然的。

我很喜欢他这句话,很有希腊神话故事的意味。可惜的是,和大多数人一样,有些地雷,别人指出来根本不信,还觉得是别人的能力不足,自己天赋异禀,非要去踩一脚被炸得嗷嗷叫才明白别人说的,对得不能再对了。

总归,还算幸运,虽然跳了很多坑,终究还不关痛痒。那些在工作中的老仇人,常常在某个时间点后才发现,别人其实传授了我很多东西。那些膨胀的恶果,很多是朋友二话没说帮我扛了,我还在满口牢骚。要说感激,都实在有点单薄。

你看,包子店的学徒都可以拿个4k一个月了。目前把我任何一个技能域单拎出来,都可以找个还算能过得下去的工作吧。活下去,没有我才工作时想的那么难,但 “Success” 也没有我后来想的那么容易。多数时候大家的生活就像坐大巴车,感觉自己是驾驶员,其实不过是一个乘客,不用去控制什么,也不用考虑太远的将来。那些你自以为的牺牲,奋斗,风险,和所谓的理想,就像车窗外的风景,只不过是不断后退的无意义画卷

我还是经常路过各个城市的软件园,有些时候我看着那些上下班年轻人,不敢确定我是否还会像他们这样去“工作”。但我非常明白是,自己不想再当大巴车上的一位乘客。虽然交了一堆乱七八糟的学费,但很多事情我依然不会妥协,也没办法妥协。不同的是,我更明白自己的能力边界和特质到底在哪里。是,我可能没办法去开一架飞机,一列火车,甚至是一辆大巴车。但哥们,驾驶一辆摩托车,我想还是有我的办法。嗯,后座肯定没办法带多少人,但是如果能有幸同行,不论冷热,希望我们都能够面对迎来的风。

我啊,今天三十三了,看电影还常常忍不住流泪,和路人发生纠纷也还在喊打喊杀。我知道,很多人眼里,我已经老了,很多人眼里,我还年轻。昨天晚上狂风暴雨,我躺床上彻夜难眠,隐隐感到一些嫩苗破土而出的瘙痒。我知道,无论是肉体还是认知,都继续保持着青春期般的旺盛发育。

嗯,对啊,即便是以那些人口中,非常“猥琐”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