苔原通信 20210829

🍖 主食

(短评只是我看完原文想说的话,完全不能替代原文阅读,如果时间允许,请尽量阅读原文)

充满意义的闲聊指南

原文链接 👉👉👉
短评: 和一个陌生人共乘电梯是普遍的尴尬经历:电梯里的时间足够长,让你感受到社交压力,因此想说点什么; 但要说有意义的事情,时间好像又不够。因此,闲聊很多时候都会出现在电梯场景中,心理学家 Mattthias Mehl 对闲聊有一个定义:

If afterwards I know nothing more about you than I knew before, then that will be small talk.
如果聊天之后我对你的认知并不比聊天之前更多,那么这个聊天就是闲聊。

闲聊的虚无性是其无聊和尴尬的原因。但比起无聊和尴尬,沉默的空气可能更让我们感觉不适。不过,对话也可以变得愉悦和有益,比如当对话能让你更好地了解自己、他人或世界的重要事情时,对话就开始有了实质。

由于人类对自我表达的深刻需求,多数人都有展现自己想法的迫切愿望。因此,在对话中分享 ”你是个怎样的人“ 会是一个好开始。其次,倾听者在有效的对话中也举足轻重,因为我们可以通过他人的反馈来更好的认识自身。在对话过程中,双方都在倾诉者和倾听者的角色中来回切换,使得我们有机会更好的了解自己,同时学习他人,并最终建立彼此的连接。文章给出了一些对话指导,可供参考:

  1. 不要忽视闲聊,闲聊具有「社会功能性」上的意义,可以帮助建立人与人的纽带。
  2. 问更好的问题,比如“你觉得怎么样?” 或者 “那是什么感觉?” 问题可以让对方进行思考,从而获取更有趣的反馈。当你提出问题时,你是在给对方一个表达自己和想法分享的机会。
  3. 努力倾听。
  4. 暴露你内在自我的一部分,有助于加深联系。
  5. 空杯心态,谦听则明。
  6. 良好对话的核心是互惠,试着对他人所说的事情表现出感兴趣。

控制与平衡

原文链接 👉👉👉
短评: 「[[平衡]]」是在环境中维持相同的事物的一种运动。这种运动是由多种相反的力量驱动的,既来自自我,也来自环境。 物理学家认为所有的现实都是一个过程,我们所感知的事物只不过是过程中出现的模式,并且我们感知现实的方式受制于我们的语言。

Goodhart’s Law: when a measure becomes a target, it ceases to be a good target.

现代社会意义缺失的很大原因在于,工业革命导致了语言的演化,其可替代性的特点,塑造了一种没有平衡的控制。[[Goodhart’s Law]] 指出,当我们为了控制一个系统而定义某个措施时,手段往往会变成目标。工业化使得我们的语言变得以名词为中心(可控),而名词慢慢变为了目标本身,其所指却不再重要。

相反,音乐是以动词为中心的语言。音乐记谱法不仅体现了序列,还体现了共时性,因此可以在任何时刻被表达出来。而智能本身类似一种运动的平衡,而不是计算机程序那样僵化和孤立的任务控制。肉脑通过异构的方式进行任务处理,各个部分像是异构的「汤」,如音乐般律动交互,从而呈现了不同的功能性。

AI 的因果迷思

原文链接 👉👉👉
短评: 面对新的任务,AI系统需要重新进行学习训练。但新的学习过程可能会让AI系统丧失原有的能力。计算机科学家把这种问题称为「灾难性遗忘」(catastrophic forgetting)。 和其它的机器学习缺陷类似,其原因是AI系统无法理解和建立因果关系。对人类而言的常识,往往是AI系统的天书。越来越多的人认为,如果计算机不能更好地建立因果关系,那么人工智能的进展将会停滞不前。

Pearl says AI can’t be truly intelligent until it has a rich understanding of cause and effect, which would enable the introspection that is at the core of cognition.
Pearl 说:“如果不能充分理解因果关系,就不能成为真正的智能,因为这是认知的核心——内省。”

AI 系统的预测建立在数据和概率计算之上,但因果思维可以让AI提高其适应性。但即使是训练有素的科学家,也常常会误读因果:要么是错误归因,要么是发现了因果却保持沉默。Pearl认为第一步应该是开发将数据与现有科学知识结合起来的机器学习工具 : 我们有很多已获取的常识并没有在机器学习中得到利用。

科学家如何讲故事

原文链接 👉👉👉
短评: 如果[[讲故事]]是人类的本质,那么科学家们是怎么讲故事的呢? 嗯,科学家讲述发现对称的故事。人类认知的优势和缺陷在于我们需要在世界中寻找[[对称]]。尽管现实并不能保证对称的存在,但不妨碍人类的具有对称的信仰。

但是,哥德尔发现了击破对称的证据:不完备性定理粉碎了罗素和怀特黑德统一数学的议程。而我们现在也知道了对称性的真相。因此,科学家们开始提出另一个问题:为什么对称性会被打破?以及当它们被打破时会发生什么?

宇宙中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本身。换句话说,没有不变的对称,只有最终会被打破的对称。那些被打破的对称又会导致新对称的形成。这就是科学家们讲故事的方式:他们讲述了打破对称和新发现对称的故事。

并不过期的过期食物

原文链接 👉👉👉
短评: 打开冰箱,一瓶发现过期的牛奶,被直接扔进了垃圾桶。在城市生活中,这大概是个普遍的日常。美国 25% 的淡水用于生产未食用的食物,垃圾场里21%的填埋物都是食品。不过,在垃圾堆里高积如山的食物中, 有一些食物直到现在仍然是可以食用的。

重要的是,即便美国这样的食物浪费大国,依然有大约4200万人生活在食物不安全和饥饿之中。然而,美国法律层面的规定使得捐赠过期食品给食品银行或其他福利机构变得困难。研究人员发现,食品的保质期往往是令人困惑的随意设定,很少与实际的食物变质时间相对应。但对于普通的消费者而言,保质期显然是非常重要的信息。

很少有人知道,保质期的标签一开始并不是为消费者设计的,而是采用编码的模式方便零售商管理库存。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消费者试图破译编码,生产商开始将保质期视为一种营销手段:让保质期和食品的新鲜程度挂钩。从此之后,消费者会因为「过期」重复购买食品,经销商也因为被刻意缩短的过期时间而蒙受损失,而只有生产商从中获利。

同时,社交网络无疑使得这个问题更加棘手:食物和身份标榜联系在了一起,使用「更新鲜」的食物变成了一种可炫耀的风潮。 一些企业试图解决这个问题,比如 Misfits Market 和 Imperfect Foods, 他们与生产商建立关系,以挽救美学上“丑陋”的食物。 并且,他们还购买接近过保日期的食物,并将其转售给客户,希望打破人们的对食品的误解。但是,光鲜的食物依然更容易受到消费者的欢迎,因此农民也任其那些不好看的农产品在地里腐烂。

更清晰和更规范的保质期标签,也许可以解决部分问题。或者,我们需要重新依赖自己感官来对食物进行判断,并且正确的互动:比如在将过期牛奶扔进垃圾桶之前,先拎开闻闻看。

🍭 甜食

  1. 🔫 灰人和战术着装 我现在越来越喜欢灰人的穿搭风格了。
  2. 🛹 这个小伙亲自证明,残障人士依然能征服滑板 这下年纪大了也不是理由了。
  3. 🌧️ 海边雷雨白噪声 10个小时,有画面,一般的工作都够了。

🥡 外卖打包

不少大佬总喜欢说自己做过码农,刚开始以为是想强调自己高科技背景,现在明白了,和有些大佬成功后强调自己要过饭,吃过很多苦是一个意思。 —— 钱宏武

之所以想写少年,是因为他们还是“可变”的存在,他们的灵魂仍处于绵软状态而未固定于一个方向,他们身上类似价值观和生活方式那样的因素尚未牢固确立。然而他们的身体正以迅猛的速度趋向成熟,他们的精神在无边的荒野中摸索自由、困惑和犹豫。—— 村上春树《海边的卡夫卡》中文版序

一般收入家庭的孩子好像更愿意宣称自己经济独立,不啃老,不依赖家庭。 但其实正确的做法是尽可能吸纳使用家庭中的资金和资源,一代一代的接力向上。 —— 2035

“A taste of freedom can make you unemployable.” —— Navalis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