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旋的阶梯 #20211004:对话的可能与何为可能

(1) 八十年代后出生人很容易认为「活在未来」是值得追寻的事情,比如急迫的拥有更快的手机,次世代的游戏机,更智能的汽车。直到 …「未来」逐渐表现出稀缺和平庸。「活在未来」需要气喘嘘嘘,不进则退; 而主动退后则可以 Remix 出多个「现在」。

(2) 做了个实验:跑步的时候给其它跑者伸出大拇指表示友好。发现线下点赞别人的压力比线上大得多,而且线下被点赞的人也会感受到压力:几乎所有跑者也都竖起大拇指「回点」。这种「点赞你的点赞」是线上产品很难提供的交互。

(3) 「人间」是个相当自大的词,类似用一个微不足道的子模块来命名整个系统,颇有坐井观天的味道。…

迷梦 #3

迷梦」系列用于记录我纷杂混乱的梦境,请勿当真也不要轻易进入这些梦境

一、生活在寒带的一个小镇,我坚信小镇的水塘里生活着一条鲨鱼。但没有人相信我说的这件事,我往水里投入鲜肉的举动也徒劳无功,倒是给邻居们找足了乐子。秋天来临,水塘周围的树叶都换上的腻人的颜色,我来到水塘边脱光了衣服,然后抹了满身的鱼子酱跳入池塘。不远处,缓缓出现的鱼鳍划破了满是落叶的水面,激起浪花快速向我靠近,我从睡梦中笑得醒了过来。

二、自己从事的工作不能告诉其他人,那就是尽可能的让该行星上的居民相信还身处已经化为微尘的地球。算起来,这颗行星还只有不到一年的历史。我是没办法推测如果大家知道生活在一颗高仿的行星上后会有什么后果,但最后一个见过的人类告诉我,一定要确保这种事永远都不要发生。

三、(人物):金夹克雷德:金夹克雷德身材矮壮,那张标准的东南亚面孔充分说明了他不是这里的原住民。在平日里,雷德穿着皮靴和一条洗得褪色的牛仔裤,而上身自然是他那件标志性的金色夹克,领口竖立,几乎完全挡住他粗短的脖子。雷德还喜欢在自己的右脸上拍上金色的粉末来强调自己的富有,但没几个人真的相信那是真正的黄金。 …

回旋的阶梯 #202109:所有的浪漫,都用力过猛。


当其他人对你说「做点有意义的事情 」的时候,要么是想凸显他自己和你的经济差距,不然就是想让你做对他有利益,而对你毫无意义的事。

「你起不来的早上,有人能起来」; 那么你睡不着的夜晚,也有人能睡着。

所有的浪漫,都用力过猛。

如何变得超级平庸:凡是别人能做到但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就视为「装屄」。凡是不能变为收入的爱好或技能就当做「没用」。

“你又不成功,你说的这些东西要怎么证明?” “嗯,不成功,所以犯不着撒谎,再说可以用成功来证明的东西也屈指可数。我只是如实感受,并实践分享。”

「知错就改」变得相当困难。不管你抱有或者践行什么理念,总可以找到一大堆依据来加固你的「 正确性 …

随机暗流与个体复演

小时候我常听到长辈们谈论学习历史的重要性,那就是历史会重演。但在成长中观察发现,历史对于他们更像是谈资,在闲聊中通过「我知道你不知道的」或者「你知道的是错的」来建立自身优越感。

而他们所谓的重演,无非是一些表征上相似的事件。历史吸引他们的,往往也只是讲述者口中那些不知有无的密腥。

世界复杂又混沌,发生的事情是大量随机因素下产生的特定显现。概率上来说,历史几乎不存在重演。即便是表征相似的历史事件,在个体的生命中也很难有机会重复体验。

我理解的历史更像某种意义上的动力学:让自己可以猜测「我在时间线中身处何处」,以及想象「随机暗流」可能会把世界带往何方。但也仅仅限于猜测和想象,与断言和预测毫不相关。

和世界史类似,那些关于勇气、热情、欣喜、美好和坚持的个人史,就像个体与世界摩擦产生的花火,只在当事人的海马体留下残影。别说重演,多年后,甚至在记忆里也难寻踪迹。

真正在个体生命中重复上演的,大概是…

苔原通信 20210829

🍖 主食

(短评只是我看完原文想说的话,完全不能替代原文阅读,如果时间允许,请尽量阅读原文)

充满意义的闲聊指南

原文链接 👉👉👉
短评: 和一个陌生人共乘电梯是普遍的尴尬经历:电梯里的时间足够长,让你感受到社交压力,因此想说点什么; 但要说有意义的事情,时间好像又不够。因此,闲聊很多时候都会出现在电梯场景中,心理学家 Mattthias …

苔原通信 #20210728

🍖 主食

(短评只是我看完原文想说的话,完全不能替代原文阅读,如果时间允许,请尽量阅读原文)

免费游戏与成瘾性

原文链接 👉👉👉
短评: 该篇文章来自于对多个美国电子游戏公司从业者的访谈。对于提供免费游戏(Free to Play,F2P)的公司,要么创造让用户上瘾的产品,从玩家身上榨取收益,要么就是彻底的退出市场。对以往传统的电子游戏而言,用户所花费的金额是固定的:比如 …

迷梦 #2

迷梦」系列用于记录我纷杂混乱的梦境,请勿当真也不要轻易进入这些梦境

(1)我一个人经营着一家侦探社。早上刚刚开门,正在收拾桌子,进来了两位客人。中年的男性客人,很瘦不高,穿着和长相都很普通。另一位年轻小伙子身作深色西装,看上去也是沉默少言的类型。小伙子说,他这位朋友有一件事情想委托我调查下。我给他们泡好茶,让中年男子详细说下委托情况。中年男子用很慢的语速说到:“其实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我感觉不太对劲,很多事情变得不一样了,但我又找不出证据说清楚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我说:“如果只是这种程度的描述,恐怕我也很难接受您的委托。” …

苔原通信特刊#1: 外脑架构

特刊 #1
各位读者:
您好,这是苔原通信第一期特刊。

如果您见过塞满一嘴水果的婆罗洲猩猩,您或许会和我一样认为「背包」是个了不起的发明。背包的出现大概是自立行走后人类双手的再次解放,让我们随身携带的物品上限远远超出了双臂可持有的范围。从公元三千年前「冰人奥茨」的行囊,到现代科技加持下的背负系统,背包伴随着文明的变迁不断升级演化。不过,近些年来,我们在生活中需要随身携带的物品却越来越少了。一方面,「屏幕」开始部分替代背包,提供了更便捷的日常功能性。另一方面,「屏幕」也带来了超出肉脑能力的信息处理数据量。「数字笔记」是某种意义上的数字背包,可以用来解放被海量信息流占据的肉脑。在二〇二〇年, Tiago Forte 的播客 《T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