苔原通信 #20210728

🍖 主食

(短评只是我看完原文想说的话,完全不能替代原文阅读,如果时间允许,请尽量阅读原文)

免费游戏与成瘾性

原文链接 👉👉👉
短评: 该篇文章来自于对多个美国电子游戏公司从业者的访谈。对于提供免费游戏(Free to Play,F2P)的公司,要么创造让用户上瘾的产品,从玩家身上榨取收益,要么就是彻底的退出市场。对以往传统的电子游戏而言,用户所花费的金额是固定的:比如 …

迷梦 #2

迷梦」系列用于记录我纷杂混乱的梦境,请勿当真也不要轻易进入这些梦境

(1)我一个人经营着一家侦探社。早上刚刚开门,正在收拾桌子,进来了两位客人。中年的男性客人,很瘦不高,穿着和长相都很普通。另一位年轻小伙子身作深色西装,看上去也是沉默少言的类型。小伙子说,他这位朋友有一件事情想委托我调查下。我给他们泡好茶,让中年男子详细说下委托情况。中年男子用很慢的语速说到:“其实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我感觉不太对劲,很多事情变得不一样了,但我又找不出证据说清楚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我说:“如果只是这种程度的描述,恐怕我也很难接受您的委托。” …

苔原通信特刊#1: 外脑架构

特刊 #1
各位读者:
您好,这是苔原通信第一期特刊。

如果您见过塞满一嘴水果的婆罗洲猩猩,您或许会和我一样认为「背包」是个了不起的发明。背包的出现大概是自立行走后人类双手的再次解放,让我们随身携带的物品上限远远超出了双臂可持有的范围。从公元三千年前「冰人奥茨」的行囊,到现代科技加持下的背负系统,背包伴随着文明的变迁不断升级演化。不过,近些年来,我们在生活中需要随身携带的物品却越来越少了。一方面,「屏幕」开始部分替代背包,提供了更便捷的日常功能性。另一方面,「屏幕」也带来了超出肉脑能力的信息处理数据量。「数字笔记」是某种意义上的数字背包,可以用来解放被海量信息流占据的肉脑。在二〇二〇年, Tiago Forte 的播客 《The

苔原通信 20210425

🥘 前菜

不好意思,这次更新又被我拖到了月底。从年初到现在,今天大概是第一天没有任何临近的 deadline,也没有任何突发事件需要我马上去处理。最近对生活稍微丧失了些控制力,周围就开始呈现出一副乱糟糟的样子,很多地方都需要我花上一大段时间来好好整理。上期中 “「禅」的框架 ” 链接放置错误,正确的链接为Fake Frameworks for

回旋的阶梯 #202104:像是活了几亿年

1. 对于年龄增长这件事情,既无可避免,我也不太在意。「老了还能穿」变成了我买衣服的一个重要指标。恩,我就想慢慢变成那种特别「正宗」的老人。甚至,在以后的某个时间点,我希望变成满身都是藤壶的鲸鱼,在他人眼里像是活了几亿年。

2. 老狗学不会新把戏?可能是吧,但人类平均生命周期比狗要长很多。退一步讲,就算命题「人过了三十岁就学不会新把戏」是对的,真特别想学,那么也可以选择不当人了。

3. 不要假装自己并不拥有的品质或优点。比如故作姿态拍照的中年妇女往往让人喜欢不起来,很大程度上就是她们已经不再具备「姿态」本身。

4. 最近对钢琴着迷,理所当然的被推送了坂本龙一弹钢琴的视频。看完后有些低落:如果我现在开始练习,等弹到五十多岁,肯定没有他这么茂密的发量。但令人欣喜的是,之后我又被推送了久石让弹钢琴的视频。哎呀,就算是秃了弹起来也很潇洒啊。

5. 被别人误解了也不要太在意,毕竟,我也没想到什么好方法来解释是不是。…

两种压力,两种行动和两种意义

两种压力,可以转化为行动的与不能转化为行动的;
面对无法转换为行动的压力,隔绝来源或者坦然接受。

两种行动,可以赋予意义的与不能赋予意义的;
面对不能赋予意义的行动,减少其发生的频率。

两种意义,自己赋予的与别人赋予的;
对于别人赋予的意义,不要当成自己的。…

迷梦 #1

(i)世界和另外的一个维度发生了碰撞,不定期的会进入维度重叠(世界为灰暗色调,周期无法预测),重叠时期会有漫天的乌鸦怪出来猎杀人类。现代文明基本崩溃,只有少数区域不受维度重叠的影响。我和另外几个人逃命到了一个安全的聚集区,但是聚集区的老大以人太多为由不肯收留。没办法,我只有说吃一顿饭就走,问聚集区的其他人交换了点食材,生火做饭。老大看了看我做菜的手法,说唉,我们差个厨子,你留下吧。

(ii)在梦里饿醒,听到有人说带了鹿肉和鸭肉的混烤。赶紧问他放哪里,好不容易找到正准备吃,真的醒来了。

(iii)走在路上被一个很瘦的中年男人抢了钱,我用火影跑追上他,跟他说:“哥们,你是跑不过我的。” 一个女人突然从旁边出现,把相同数量的钱递给我,说: “这钱算我的, 你让他成功一次吧。” 我觉得被莫名奇妙秀了一把恩爱,闷闷不乐的转身跑进旁边的岔路。

(iv)一个老头给了些很特别的荷叶,上面布满了水蛭。洗干净过后拿回家炖肉,味道香甜,大家都很开心。醒来一想,不对劲,那个荷叶恐怕是某种奇怪的生物,所以里面才有这么多水蛭。

(v)梦见走在一大群白人青年中间,我问其中一个去哪里,他说得了coronavirus,现在大家正在去医院。我心里一惊,发现自己没戴口罩。想着很可能会死,闷闷不乐的掏出手机给熟识的朋友发个红包告别。

(vi)黄昏,小镇的街道上空无一人。天色越来越暗,我想找个落脚的地方,但沿路都没有旅店的招牌。零星的昏暗灯光从路边紧闭大门的房屋窗户传出,小镇安静得几乎没有声响,只有能听见我自己越来越快的脚步。太好了,道路远处好像有移动的身影,过去问问看哪里可过夜吧,等等,人的姿态会是这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