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对称性风险》#读书笔记

面对别人的亲密关系问题,表现得宛如情感专家。看到别人的互联网产品,顿时乔布斯附体。给别人的经营方案提意见,口灿莲花。结果感情也好,工作也好,自己做起来还不是一样傻逼。理论上,理论和实践是一回事:发现问题,抽象问题,解决问题。实践起来,这个世界并不存在抽象的问题。

你说:“分分分,留着过年?”,但你不会帮忙介绍新的对象。

你说:“这个产品需要balabala~”,但你也不给别人投一分钱。

你说:“品牌的本质是xxxxxxx~”,但你也不拥有这个品牌的一丝一毫。

误差归因,让成功变为我的奋斗,让失败变成我早说过。问题的复杂性,并不是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反而是 “春江水暖鸭先知”。

俄罗斯轮盘,“砰!”,某个人退出了游戏,但对系统而言,只是遍历性的必然。

书摘:

产品乌托邦

旧文一篇:


以前老想,要是某个平台给予我足够的信任,匹配充足的资源,然后桌子一拍,告诉我说:“刘桑,你尽管捣鼓就是,本司不在乎这产品能不能赚钱。”这种情况下,说不定我真能捣鼓出既能赚钱又有意思的东西。
但是可能么?可能个屁!凭什么?
陆陆续续换了好多工作,遇到大多数都是桌子一拍,告诉我说:我司n年内肯定会上市….野心大得吓人,资源贫瘠得可怕。近几年最后一次正经面试,HR说:“工作经历挺丰富,但你好像不太稳定啊。”我真是有苦难言,莫非说:“其实我能不能在贵司稳定下来这件事,我也很怀疑。”


但话说回来,如果我是公司负责人,遇到个说:“您好,我不在乎能不能帮公司赚钱,我就是想瞎捣鼓”的产品汪,我会拍他的肩膀说没问题,好好干么?
我会个屁!
所以这是没办法的事情,无条件的放手爱那是意淫中的互联网童话世界。唯一的办法只有是卷起袖子自己干,可惜我这种二把手的料,看样子偏偏要被逼到第一线。资源依然贫瘠得很,唯有自己对自己孤注一掷的信任。

三十三岁的碎碎念

前几天排队买生煎包,看见店铺门口贴了一张招聘信息:招收学徒,年龄20到45岁,月薪可达4000. 嗯,月薪四千,刚好是我第一份工作承诺给我的报酬。记得临近大学毕业,同学问起找工作的情况,井底之蛙的我还挺得意。

结果,没几个月就裸辞了,窝在合租房里,突击编程。还好有人拉了我一把,进了一家外包公司。由于自己编程只有初级水平,公司肯给的工资连基本生活开销都不够,每天还忙得晕头转向。当时我很不安,觉得 “不行啊,这样活不下去的,会死掉。”

在没有人带你,指个方向的情况下,我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试图去学习一切我可以接触到的东西,增加自己生存的概率。就有点像火影忍者中的Copy忍者卡卡西,我刻意的从周围同事的身上copy技能,或者说,偷师。

之后,又换了几个工作,我变得可以编多种语言的代码,可以 manage 项目和产品,可以和公司销售一起口如悬河,可以一天赶个项目申报,空了还能帮美工分担点工作,PPT?更是拿手好戏。我才不管工作内容是不是和工资成正比,我的动机非常清晰,就是不管行业如何变化,总有一份工作等着我,不至于饿死。

但很快,我就膨胀了。在入职一家互联网公司后的办公室战争中,我发现,自己居然可以单挑公司原有的产品团队还不落下风。公司老板压根没有见过我这一号类型,我总可以找到独有优势维度发起我的打击。我不是这个会点,那个会点的万金油,而是每个技能点都不输普通 level …

回旋的阶梯 2019.05

  1. 需要食客自己扫描二维码才能点餐的馆子,都缺乏基本的礼貌。对应方法只有 “ 啊?没有纸质菜单?!!! 那不吃了”。
  2. 刚工作那阵,看过一本书叫《走出软件作坊》。现在觉得,如何保持作坊化才是大问题。我甚至觉得,只有大全栈才能称作程序员,高度分工化的IT业现状是对资本的妥协。
  3. 最近去咖啡馆写代码,听到周围有人用四川话/重庆话讨论互联网产品,只有带起耳机,然后用Noizio播放 “咖啡馆” 白噪声。在 咖啡馆 听

953.leetcode题目讲解(Python):验证外星语词典(Verifying an Alien Dictionary)

题目

题目

解题思路

简单说一下这道题,难点在:读不懂题目!!!

其实这道题说的是一个单词在字典里面的出现顺序问题。

用中文词汇举例子:

苹果(pingguo),香蕉(xiangjiao)

因为我们的字母默认顺序为: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

所以,在字典里 苹果(pingguo)会出现在 …

《摄影哲学的思考》#读书笔记

拍照越来越容易,拿起手机,按个按钮就行。摄影又越来越难,有了便捷的设备,好像怎么拍都行。算法给予更漂亮的月亮和更无暇的面容; 技术性工具带来更丰富的二次创作空间和过剩的像素。但我们敢声称技术进步给我们带来了比银盐时代更好的作品吗?

“关键是P得好”,“还是看后期”,“过度解读”,“这种照片我也拍得出来”,“我没看出来哪里好”,“对焦都没对准”

这类话语,你是否耳熟。摄影依然重要,但大家觉得拍摄过程不在重要了,重要的是器材(装置),程式和发布渠道。

“P了就不真实了”,“直出才牛逼”,“原片不能看”

这些观点听上去都对? 我有三个问题:

  1. 技术性的症结是“不真”?
  2. 我们在摄影时是为了“求真”?
  3. 真就是好?